寿光丽林农业科技网欢迎您
卖蔬菜种子的网站-山东寿光丽林农业科技网
春风习习

新任中纪委副书记李书磊没有传统的人生是伤害的

时间:2017年01月08日信息来源:不详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李书磊,1964年生。河南原阳人.14岁考入北京大学。文学博士,2017年1月升任中纪委副书记。著有《为什么远行》《重读古典》《我观世音》《杂览主义》等著作。他把文化作为信奉,媒体评价他是“两个世纪间的‘磊落书生’”。


我把羊鞭扔进了黄河


记者:有如许一个关于你的故事:你是从生产大队的广播里听到被北京大学录取的新闻的,广播里喊着你的奶名,让你去取录取关照书,你不信赖,甩起羊鞭,冲着广播喊:别骗我,我不去。有这么回事儿吗?


李书磊:有点儿失真(笑)。高考完了以后,我就回家干活儿了。那一天,我正在黄河滩上放羊,我姐姐拿着关照书去找我,当时我的第一感觉是,这下子终于不用放羊了。我把羊鞭扔进了黄河。


记者:故事里说:你上小学时连跳两级?


李书磊:跳班是由于在班里学的东西我大哥在家里都教过我了,听课没意思, 就逃学。逃学被先生逮着,我就装病,装肚子疼,肚子疼不好查。先生告状到我家,我爸就和我哥商量,让我跳班,跳了级,课都是新的,都不会了,就不敢逃学了。


记者:先生喜好你吗?


李书磊:不喜好,还老整我。我被同窗评上“五好”门生,先生却把我“拿”下了,我觉得很受危险,昏天黑地。我上小学时的那个大队叫破车庄。一个大队有好几 个天然村,同窗们都不是一个村子里的,两拨儿小孩儿偶然见了面就大声咳嗽,谁咳嗽得厉害谁就是爷爷,由于老爷爷都咳嗽。每每咳嗽末了就动起手来。我也参 与,但不是主力,是出主意的。我出生的村子叫刘庵村,和我上学的破车庄一样,都在黄河滩上。黄河出如今文章里每每很神圣,但小时候对我来说黄河就是我家门 口的一条河,是我饮羊、沐浴、逮鱼和打水漂的地方。黄河偶然发水,会淹死人;当然不发水的时候也淹死人。淹死人吓坏的只是爹娘,吓不坏小孩儿。各家的怙恃 用粉笔在小孩儿的背上画上圈儿防备他下水,但这也好对付得很,等凫完水再让搭档用粉笔将圈儿画上。相比之下,我是比较让我妈省心的,我属于小孩儿里的文 人。


如今回想起来,那时的生活照旧很喜悦的,过日子受穷都是大人的事,小孩儿也不知道作难。最兴奋的照旧本身看书。我把家里的书都看了一遍,《林海雪原》《西 游记》《红楼梦》,能找到的我都看。当时我最喜好《西游记》了,看了就学孙悟空,撅断我们家后院的小树,把皮剥了,当金箍棒。


记者:你14岁考入了北京大学图书馆系之后,又读硕士、博士。在北大的这十年里,肯定有不少热闹的事情发生吧?


李书磊:在考大学之前,我在人民日报上看见一幅照片,是北大中文系工农兵学员高红十和她的同窗在讨论长诗《理想之歌》的写作。高红十与《理想之歌》,我当 然敬慕得很,但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,不是诗,也不是诗人,而是他们围着的那张桌子:桌子有光可鉴人的桌面,他们的影子映在上面,在我眼中,那太漂亮了,太 高级了。这桌子极大地打动了我,使我对北京大学产生了强烈的憧憬之心。


在北大读本科,同班同窗教会我许多东西。他们大都是高中卒业后闯荡过一阵子的人,工农商学兵五行八作的人都有,他们带到班上的简直是一部中国社会史。我的 同屋有一位河南同亲叫赵建庄,他甚至还在中国北方流浪过几年。由于得罪了大队书记,书记预备把他抓起来斗争,他闻讯出走,在唐山、北京一带打小工糊口,也 算是开了现代民工流动的先河。他出门时随身携带的行装是一部《红楼梦》。有一次他睡在唐山火车站的广场上被警察午夜踢醒,搜他的行装,搜出一套《红楼 梦》,警察就说你接着睡吧,看你读如许的书也不会是坏人。赵建庄五大三粗,是个壮汉,能如此陷溺于宝哥哥林妹妹堪称异数。他本身也写诗,是楼梯式的,有一 首开

免责声明:寿光丽林农业科技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正能量信息。本站部分文章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发现侵犯了相关作者的著作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。

(作者:佚名编辑:菜园)
  • 藏南桃花源记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新任中纪委副书记李书磊没有传统的人生是伤害的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最新国学文章
推荐国学文章
热门国学文章
 
QQ在线咨询
售前热线
0536-5269877
站长电话
156536798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