寿光丽林农业科技网欢迎您
山东寿光丽林农业科技网
佛学频道

宣化上人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浅释二

时间:2018年03月26日信息来源:不详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
  《药师经》是大乘佛教最紧张经典之一,宣化上人34年前在美国宣讲此经,称《药师经》的功德是不可思议的,统统的灾祸都能阔别,统统的恶鬼他也无所施其计,教导我们从根本上入手,从自性上修自性,旨在销除我们每一小我之颠倒贪图,以臻于破迷显正,反迷归觉。本刊分五期连载,敬请学习与珍藏。

  宣化上人: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浅释(二)

  尔时曼殊室利法王子。承佛威神。从座而起。偏袒一肩。右膝着地。向薄伽梵。曲躬合掌。白言。世尊。惟愿演说。如是相类。诸佛名号。及本大愿。殊胜功德。令诸闻者。业障消弭。为欲利乐。像法转时。诸有情故。

  「尔时」:就是当尔之时,「曼殊室利」:就是文殊师利,「法王子」:由于佛为法王,菩萨为法王子,尤其文殊师利菩萨是等觉菩萨,很快就可以成佛了,所以叫法王子——法王之子。「承佛威神」:他仰承着十方诸佛的大威神力,「从座而起」:从他本身的座位就站起来了。

  「偏袒一肩」:也就是偏袒右肩,不是偏袒左肩。为什么偏袒右肩呢?第一,这是印度的一个习惯,由于气候热,把这个右边的肩背露出来,没有那么热了,可以调解这种热气,这是本身身上的气温调解。第二,偏袒右肩,这透露表现恭敬——恭敬佛,这是一种礼仪,用身心来恭敬,所以偏袒右肩;随顺世俗而求出世法,透露表现恭敬。所以这个是真不离俗,俗不离真;真不碍俗,俗不碍真,如许互相尊敬,所以文殊师利就偏袒右肩。

  「右膝着地」:右边这个膝盖就跪到地下,「向薄伽梵」:向佛、世尊,「曲躬合掌」:曲躬就是把头低一点,那么合起掌来,这都是透露表现身心恭敬,三业清净。「白言,世尊」:白言就是对佛说了。

  「惟愿演说,如是相类」:说我们如今法会大众都是一条心,这一条心有个愿望,就是盼望佛演说如是相、如是类,就像如许的相,也和这个相类的道理。什么呢?就是「诸佛名号」:所有十方诸佛的名号,以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;「及本大愿」:说原本在往昔所发的大愿,是什么样子?「殊胜功德」:他行菩萨道的时候,怎么样修行的,才能蕴蓄像如许子的殊胜功德?「令诸闻者,业障消弭」:能使令听见他这个愿力的和他的功德的,即刻借着这种功德愿力的力量,业障也消弭了,恢复清净了!

  「为欲利乐,像法转时,诸有情故」:为着就是想要令统统众生都得到利益,得到快乐,而不哀愁,没有损害。像法转时,在未来像法的时代,人都看重修庙,而不看重修道,那么庙里也只剩一个空佛像,那个时候真正修道的人很少。诸有情故,利益在像法时代所有的众生,有情就是统统的众生。有血有气的,这就叫有情众生;无血无气的,好象那一些植物,就是无情的众生。那么这是文殊师利请佛来为大众说法,为我们这个末法时代、像法时代的人请法。

  尔时世尊。赞曼殊室利童子言。善哉善哉。曼殊室利。汝以大悲。劝请我说。诸佛名号。本愿功德。为拔业障。所缠有情。利益安乐。像法转时。诸有情故。汝今细听。极善思惟。当为汝说。曼殊室利言。唯然愿说。我等乐闻。

  「尔时世尊,赞曼殊室利童子言」:这个时候,佛就歌颂文殊师利童子言。这位菩萨是童真入道,行菩萨道,修菩萨道,所以成为菩萨中的上首。那么佛在这时候就歌颂他说了,「善哉善哉。曼殊室利」:你这位菩萨是真好,你这位菩萨好极了!为什么我歌颂说你好呢?

  由于「汝以大悲,劝请我说」:说是你用你这个大慈悲心,慈运无缘,这个有缘、没有缘的众生,你如今都为众生来请法,用这个大悲济度统统众生的思想,来劝请我给大家说「诸佛名号。本愿功德」:诸佛的名号和诸佛本愿的功德。

  「为拔业障,所缠有情」:为了要拔济,把这个有业障的,从这个三恶道,从这个苦海里头,把他们拉出来,救出来,拔度出来;他们的业障缠缚他们,令他们不自由,这统统的有情,你为他们来请法,「利益安乐」:令他们得到利益,得到这个安乐,没有烦恼了。「像法转时」:等到那个像法时代,「诸有情故」:你要利益像法时代所有的有情。

  「汝今细听」:说你如今要审视而听,你就很细致的,不可以那么很随便的,「极善思惟」:极就是到极点了,你好好地想一想,想到那个最极处。「当为汝说」:说我如今当为汝说,我可以给你说一说这个法门。

  「曼殊室利言」:那么佛对文殊师利这么样讲,文殊师利又答复,就说了,说「唯」:说「好!」就许诺好、是、yes。「然」:是如许子。「愿说」:我乐意佛发大慈悲,为我等说,「我等乐闻」:说我们这统统的众生,如今都乐意听如来说这种的法门。

  佛告曼殊室利。东方去此。过十殑伽沙等佛土。有世界名净琉璃。佛号药师琉璃光如来。应正等觉。明行圆满。善逝。世间解。无上士。调御丈夫。天人师。佛。薄伽梵。曼殊室利。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。本行菩萨道时。发十二大愿。令诸有情。所求皆得。

  「佛告曼殊室利:东方去此,过十殑伽沙」:佛告诉文殊师利,说是:「我如今告诉你,从我们这个娑婆世界向东方走,到我们这个娑婆世界要经过十殑伽沙。」这一个殑伽沙,也就是恒河沙,比恒河沙更多。「等」:比十个殑伽沙那么多的还更多,也或者和那个相称,或者更多一点。「佛土」:这么多的佛国土。「有世界名净琉璃」:其中就有一个世界,这个世界叫什么名字呢?就叫净琉璃世界,它清净犹如琉璃一样,这个世界是透明体的,这个地都是琉璃为地。

  「佛号药师琉璃光如来」:这一位佛的名号就叫药师琉璃光如来,那么他这十号也和其他佛的十号是一样的。「应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」:他已经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了,他修行和伶俐都达到圆满了;「善逝、世间解」:他是世界最有伶俐的人,世间人所不能解的,他都能解;「无上士、调御丈夫」:也是无上士,也是调御丈夫;「天人师」:也是天人的师表;也是「佛、薄伽梵」:薄伽梵也就是世尊。

  「曼殊室利,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,本行菩萨道时」:他在因地,这个本就是他因地还没有成佛的那时候,修行菩萨道的时候,「发十二大愿」:他曾经发过十二种的大愿,所以我们修道的人,都应该要发真正的愿,发真正的、心里发出来的大愿大力,来照着这个愿力去执行。

  那么药师琉璃光如来发这十二个大愿,他就「令诸有情」:能使令统统所有的有情,「所求皆得」:我们如今修行是比较容易,释迦牟尼佛修成佛,是经过三大阿僧祇劫的时间,每一个阿僧祇劫就是无量数,经过三个大的无量数这么长的时间,然后才成佛了。药师琉璃光如来修行,在行菩萨道的时候,也是经过许多的阿僧祇劫,然后才成佛了。可是我们如今借着诸佛所发的愿力,借着佛给我们留下的遗产,留下的这个佛法,佛的三藏十二部,是佛给我们佛子留下的遗产。我们是不是能承受这个遗产?就看我们是不是想真做一个真正的佛子。我们想真做一个佛子,我们就可以承受佛无上的这种法宝的遗产;我们假如功德不够,不想做一个真正的佛子,那就不能承受这种无上的法宝、这种的遗产了。

  那么药师琉璃光如来,发这十二大愿,所以我们统统的有情,所求皆得。你看!你就从这一句「所求皆得」,无论你求什么,都会满你的自愿,令你遂心满愿,令你很快成佛。这是曩昔诸佛所发的愿力,我们就用力少而成功高,用的力量没有那么多,我们成的果位是很高的。所以各位碰到如许的佛法,赶紧地勇猛精进,要生大欢喜心,得到法喜充满。

  第一大愿。愿我下世。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。自身光明。炽然晖映。无量无数无边世界。以三十二大丈夫相。八十随形。尊严其身。令统统有情。如我无异。

  无论哪一位佛,哪一位菩萨,在曩昔生都是发过无量无边那么多的大愿,来利益众生,来成就众生,所以到成佛的时候,他的愿力实现了,十方众生就都被他这个愿力所摄持。愿力就好象吸铁石似的,众生就好象铁似的,他这个愿力大,这个吸铁石的力量也大,无论你十方有多少的众生,怎么重的业障,也都被他这个愿力给吸去了。那么众生也和他分外地有缘,由于他乐意帮助众生;众生虽然本身是无明隐瞒着,那个灵知灵觉的地方照旧知道的。

  药王菩萨曩昔焚身供佛,把本身身体烧了来供佛,就有如许的捐躯性;我们不要说烧全身,就烧一个手指头,也舍不得。

  「第一大愿」:这个药师琉璃光如来,他发的头一个愿是什么呢?他说了,「愿我下世」:他说我要发愿,我盼望我等到下世,「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」:我得到成这个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成佛果位的时候,「自身光明,炽然照曜」:说我本身这个身体放的光明,炽然,就像烧着的火那么大的力量,特别很是炽盛那个样子;然,是那个样子;照曜,能以这光明晖映。晖映的是「无量无数无边世界」:晖映到无量无数无边那么多的世界。

  「以三十二大丈夫相」:以佛三十二种的大人之相,大丈夫相,「八十随形」:八十种的随形好,「尊严其身」:尊严本身这个佛身。「令统统有情」:利益统统有情,我是如许的,我也乐意使令统统有情,「如我无异」:和我这个身体是一样的,也是光明遍照无量无数无边那么多的世界。

  这是我第一个愿力,我不乐意我本身成佛,我本身有光明晖映这个众生;我乐意所有得到我的晖映的众生,他们的身体和我是一样的。他发这么个愿,所以我们如今,听到讲这个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本愿功德经,我们都有机会和药师琉璃光如来的身体是一样的。你不要自卑过甚,说我不乐意那么大的光明,那么大的光明又有什么用呢?那你没有那么大的光明有效吗?

  第二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身如琉璃。内外明彻。净无瑕秽。光明广大。功德巍巍。身善安住。焰网尊严。过于日月。幽冥众生。悉蒙开晓。随意所趣。作诸事业。

  「第二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」:说等我在成佛的时候,「身如琉璃」:我这个成佛的身体,像琉璃似的,「内外明彻」:内里边也看见外边,在外边也看到里边,内外都无停滞,内外都明了。「净无瑕秽」:内里头也没有什么瑕疵,也没有什么腌臜;外边也没有瑕疵,也没有腌臜,外边连一个疮疤也没有,连一点不干净的地方也没有,内外都是光明的。「光明广大」:这个光明说不出有多大了,就是广大,「功德巍巍」:功德也是看不见顶那么多,也就是太多了,由于是大貌,大的样子。

  「身善安住」:我的身体也善于安住,什么毛病都没有。「焰网尊严」:就是好象那个火光的网来尊严,「过于日月」:这种光明超过日月那个光明。「幽冥众生」:所有在阴郁的地方,「悉蒙开晓」:都得到这种的光明晖映了。「随意所趣」:随他们的意念所乐意去的地方。「作诸事业」:什么事业都能成就,他们乐意做什么,就成就什么事业。你看这个佛真是替众生着想,无微不至来利益统统众生;再也没有比佛对我们更亲切,更关怀的了。

  第三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以无量无边伶俐方便。令诸有情。皆得无尽。所受用物。莫令众生。有所乏少。

  「第三大愿」:第三个大愿,是药师琉璃光如来所发的大愿,而不是佛发这个愿,是他在因地曩昔,修道做比丘的时候发的愿。那时候,他和你、我、他如今统统众生是一样的,不过他就发大愿了,所以他就早成佛道了。我们为什么没有成佛道呢?就由于我们太自私、太自利了,有所贪、有所求了。斗争心也结实,也不乐意发大愿,所以到如今还没有成就佛果。

  那么他说「愿我下世」:愿我等到来生的时候,「得菩提时。以无量无边伶俐方便」:就是成佛的时候,以无量无边那么多的伶俐方便,用这个伶俐方便,不是用愚痴的方便。怎么叫伶俐方便呢?怎么叫愚痴的方便呢?伶俐的方便,这种方便法是对人有利益,对本身不肯定有利益,所以他不计较本身的利益,对人有利益,他用这种的伶俐,用这种的方便法门来教化人,这是用伶俐。怎么叫用愚痴呢?用愚痴是不正当的,这伶俐方便是正当的,不违反这个善法的;愚痴的方便,是违反善法的,合乎恶法的,它与恶法响应了,那伶俐方便呢?是与善法响应。

  与恶法响应怎么样呢?譬如:拿杀生吧,那些个蚊虫咬到本身身上了,偶然中就把牠打死了。打死了,「这我是方便了,不要紧,这我不是犯杀戒,没有破戒。」本身给本身就自作掩饰,本身就掩耳盗铃,说没有犯杀戒。或者到什么地方去贪人家的小便宜,等着人家看不见,就把人家的东西给拿走了,做为本身的了,「这不算偷啊,这我是方便嘛!他用我用这大家都一样嘛!有什么分别?」所以偷人家的东西,他说方便。原本偷人东西这不正当,这与恶法响应了,他说这是方便,没有关系。邪淫,本身明明知道假如结婚,有太太了,在外边不守规矩,私运漏税,太太不喜悦,「这个我管她那么多干什么,我行一点方便法嘛!」你看他行方便法了,这是邪淫,女的对男的是如许,男的对女的也是如许子,就本身给本身自作掩饰,明明他知道这是舛错的,但是他还讲道理,本身给本身说:「这不要紧的,谁知道?」你看!妄言、饮酒都是如许的,「唉!我喝一点酒,我试一试嘛!逢场作戏,这有什么关系,我也没喝醉嘛!」「我打妄言怕什么,也不是用刀去杀人了,为什么看得那么紧张啊?」就是本身给本身辩护,本身给本身讲道理,这就叫恶的、愚痴的方便。所以这方便有伶俐方便,有愚痴方便,那么药师琉璃光如来,他是用伶俐方便。

  「令诸有情」:令所有的有情,「皆得无尽」:都得到,得到什么呢?「所受用物」:就是他们所必要的东西,他们都得到,必要什么就得到什么。你看佛这种布施心多大,他用他这个愿力,来满众生的愿,来满众生的所求,所以「莫令众生,有所乏少」:他这个愿力,是不要令众生有贫乏,有缺少什么,什么都知足,遂心满愿,如意祥瑞。你们要是想知足你们本身这个贪心的话,就赶紧学念药师琉璃光如来,或者念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,都能知足你们那个贪心。

  说:「那我知道了,我如今赶紧念这个药师琉璃光如来,等我到Reno(赌城雷诺)那儿去,我赌一会儿就赢了几百万,回来我再也就不赌了,这是我的所求,我所必要的。」你要是至心,或者也可以知足你的愿。但是你若是将信将疑的,药师琉璃光如来也不会被你诳骗的,你用一个不真实心去想骗他,是骗不了的。

  第四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若诸有情。行邪道者。悉令安住菩提道中。若行声闻独觉乘者。皆以大乘而安立之。

  「第四大愿」:药师琉璃光如来在因地修道发十二大愿,这第四愿,他是愿所有的众生都舍邪归正,反迷归觉,离苦得乐;那么乐意修小乘的人,都回小向大,发真正的菩提心,未来成就佛果,所以他才说第四个愿,说是「愿我下世」:他说如今我是没有成佛,那么未来等我成佛的时候,得到正等正觉这菩提果位的时候,「若诸有情」:有情就是所有统统众生。所有众生正知正见的人很少,那么邪知邪见的人多。你若讲说正法,很少人晓畅,能接受,去执行。可是你若说一些个旁门左道的法,或者什么隐秘法,或者走捷径的法,这小我就都发狂了,想要去学这种的法。这为什么呢?就由于人这个邪知邪见太深,正知正见可以说是少,所以就说这统统的有情,「行邪道者」:他修一些个外道法,不求正法,也就是所谓学那个落降头,或者学那个给人下蛊,或者玩那个碟仙,或者又是扶鸾,啊!如许人就信赖了,你若正式给他们讲经说法呢?他们听着也觉得没有什么大意思。你若弄出一点邪门来,邪里邪气的,或者持言祸福,说:「你又有什么灾祸了,有什么伤害了,你如今要如何如何,才能免去你的灾祸!」这小我就信赖了。你若给他讲正式的佛法,他就不乐意听,所以这就叫行邪道者。

  「悉令安住菩提道中」:虽然他们是行邪道的,可是药师琉璃光如来他尽量设这个方便法门,令这小我反迷归觉,舍邪归正,了生脱死,发大菩提心,所以安住在这个菩提道里边。安住就是舍邪归正了,再不去想旁门左道了,安住在这个觉道里边。觉道是什么呢?觉道就是人的一个伶俐。你能有伶俐,就会行正法;你没有伶俐—— 愚痴,就要行小道、旁门外道了。所以如今由旁门外道,返回来到真正的佛教里边,这叫安住菩提道场。

  「若行声闻独觉乘者」:若修行声闻,声闻就是修四谛法的,修苦、集、灭、道这四谛。独觉呢?就是修十二因缘。十二因缘就是无明缘行、行缘识、识缘名色、名色缘六入、六入缘触、触缘受、受缘爱、爱缘取、取缘有、有缘生、生缘老死。所有的众生都是由这个十二因缘而生,所以也由这个十二因缘而灭;这也就是「诸行无常,是生灭法;生灭灭已,寂灭为乐。」若能了悟这个十二因缘就反迷归觉了,回小向大了;回小向大就是修六度法门。

  十二因缘,我们人怎么样生的呢?就是从无明生的,就是糊糊涂涂就生出来了,这叫一个无明。这个无明就是烦恼的一个根本,也是生死的一个根本,也是所有麻烦的一个根本,也是所有题目的一个根本。修是修什么呢?就要破无明,这个无明就是你做出的事情还不晓畅,糊里糊涂就做了;做了也不了解,不了解还要做,这就是无明。这统统统统你不晓畅的题目,都是无明,都是这个无明在那儿支配着你,令你这么颠颠倒倒,迷迷糊糊,醉生梦死,贪着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,都是这个无明在那儿捣乱。

  由于有无明,然后就发之于举动,就有了举动了,就要去做去。做什么呢?做你所不晓畅的事情。你晓畅只是一点点,而不是完全晓畅,所以就要去做了。有了举动,然后这就有了痕迹,有了事实,落到事相了!由于你有行,所以有事相了。有了相,然后就有了名了。

  行的时候,那个分别心还没有生出来;你看你行完了之后,就有了识了,就有分别心了,有了知识了。有了分别,人相、我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就都出来了。那么这个识,是个意识,意识就是那个地方有了作用了;有作用,然后就有了名色,可以说出这是个什么;有了名色了,然后就有了全体了;有了全体,就有六入了。这六入,无论什么事情都有一个体相,他那个体相就生出来了。

  体相一生出来了,和外边的物质就有接触,所以就有了触了。有触,然后就有领受了;有领受,就分别好的触和不好的触,欢喜的和不欢喜的。于是乎这不欢喜的就不要了,欢喜的就生出一种爱心了。所以说触缘受,受缘爱;受就生出爱心来了,这都是有连续串的关系。

  有了爱心,就想把它取为己有,做为我本身的了。有了有,就又有了来生;有了来生,就又有了老死。这十二因缘,是统统众生怎么样做的众生?怎么样又没有的?就是这个,所有的人类和统统众生都包括在这个理论里头。

  这个独觉的人,他看十二因缘这种循环无端、没有制止的时候,他觉得很痛楚的,所以就修道。修道嘛,就要了生死、脱轮回,把这轮回脱去了,生死的轮也息了,所以就证果,叫独觉,这是二乘人。声闻、缘觉,缘觉又叫独觉,这叫二乘。

  所以行这个声闻和独觉乘者,这个「乘」就是这一类的修行人,怎么样呢?这是不究竟法,到这个二乘,分段生死是了了,变易生死还没有了。所以药师琉璃光如来在因地的时候就发愿,「皆以大乘而安立之」:说,「若有修小乘的,我就教他们从小乘而搬家,搬到大乘的道路上,回小向大,发真正的无上正等正觉成佛的心。」

  第五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若有无量无边有情。于我法中修行梵行。统统皆令得不缺戒。具三聚戒。设有毁犯。闻我名已。还得清净。不堕恶趣。

  我们众生到如今,还有这么多人没有完全堕落三恶道,都是由于有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名号的关系。假如不是有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名号活着界上,所有的众生恐怕早都去堕地狱、转饿鬼、做畜生了,在三恶道里边,做人就很困难。由于药师琉璃光如来他的愿力,无论你做的是十恶不善、开斋破戒、不修善法,你若能听到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万德的洪名,就会消弭你的罪业,能离苦得乐,了生脱死。

  什么缘故原由呢?就由于药师琉璃光如来,他在因地早就知道我们众生,多数都是不持戒律的,多数都是在这儿善恶同化,分不清的;就像那个土、水在一路和泥,和得乱乱糊糊的,没有法子分出哪个是水?哪个是泥?这个水呢,就是伶俐;那个泥,就是无明。持戒律就是返本还原,恢复本有的伶俐;不持戒律就是好象那个土、水在一路和泥了似的;里边也有伶俐,但是露不出来,都被这个无明给隐瞒住了,于是修行也不容易修成,也不容易持戒律。

  药师琉璃光如来知道我们众生这种习气毛病,所犯的这个错误,于是乎他就发愿了,所以他「第五大愿」说,「愿我下世」:等到我未来成佛的那个时候,「得菩提时」:我成了佛之后,「若有无量无边有情」:无量无边,这里头你也包括在内了,我也包括在内了;你也在无量无边以内,我也没有跑出无量无边以外去,所以都是在这数目里头,怎么样呢?就是「于我法中,修行梵行」:这个佛佛道同,我法就是佛法。在佛法里边,修梵行者,梵行就是清净行。清净梵行,就是严持戒律。「统统皆令得不缺戒」:无论谁在佛法里头修行,我的愿力是令他们都得到完备完好、圆圆满满的戒律,持戒圆满,守戒清净,犹如那个满月一样,涓滴也没有缺陷。

  「具三聚戒」:这个三聚戒,你们各位有知道的,什么叫三聚戒?三聚净戒是什么?讲一讲。不要看书啊!你们出家人有知道的吗?那么持摄众生戒、摄善法戒、摄律仪戒清净了,这叫三聚清净戒。

  可是这个戒律是不容易持的,所以说「设有毁犯」:倘或有犯戒的,「闻我名已」:若听见我这个佛的名字了,「还得清净」:就又得到恢复清净,返本还原,不会再堕落恶趣了。所以说「不堕恶趣」:不会堕落地狱、饿鬼、畜生这三恶道了。

  这三聚净戒,怎么叫聚呢?聚是聚集而成的,由这个「聚」字,就知道它不是一种。譬如摄律仪戒,摄这个律仪,「礼仪三百,威仪三千」;这个戒法,也是许多许多的律法聚集到一路,所以这叫摄律仪戒。摄就是包括的意思,包括所有的律仪,所有的威仪都不毁犯。善法呢?就是统统善法,这善法也有无量无边,不是一种谓之善法,包括许多许多种,所以就要「诸恶不作,众善奉行」,这是摄善法戒。摄众生戒呢?这个摄,也就包括所有的统统众生;那么统统众生,我都乐意度他们成佛,摄持他们,不是单单一个众生。所以这叫三聚,这种的戒这么聚集到一路,叫三聚戒。

  可是这个许多了,不容易修行,不知不觉就把这个戒犯了。那又怎么办呢?所以说设有毁犯,药师琉璃光如来他就发愿说:如果他们有毁犯这个戒律的时候,闻我名已,他听见我的名字之后,还得清净,又会恢复他不毁犯的时候那个样子,得到清净了,不堕落到恶趣去。

  各位想一想,药师琉璃光如来对我们每一个众生,如许地关心,如许地摄受,我们是不是应该体贴药师琉璃光如来这种的慈悲心,好好地赶紧修行戒律,不要依靠药师琉璃光如来,说:「我不要紧的,药师琉璃光如来发的愿,我就犯戒他可以救我!」那就舛错了。这是说,你不知道的时候,你犯了戒了,药师琉璃光如来可以令你再恢复清净。你如今知道药师琉璃光如来发过这个愿,你就有了依靠了,有了仰仗了,说:「我不要紧,我如今可以尽量去犯戒,反正我有靠山,药师琉璃光如来发的愿,假如他不救我,我就去和他算帐去,我就斗争药师琉璃光如往来来往!」这是舛错的。所以我们不要好象有了靠山了,就要犯戒,不可以如许子。

  这个第六愿,如今我给你们说一说也许。大约就是说:人有什么病痛,药师琉璃光如来他也都可以救,令我们这统统病痛都除掉。

  第六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若诸有情。其身下劣。诸根不具。丑陋顽愚。盲聋喑哑。挛躄背偻。白癞癫狂。种种病苦。闻我名已。统统皆得正直黠慧。诸根完具。无诸疾苦。

  这一部经是说的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本愿,这个本愿就是说的他曩昔的愿,曩昔他发的是什么愿?如今结的是什么果?他这个愿力能发生什么效力?我们人这个愿不是空发的,你发什么愿就会结什么果,也就是种什么因,结什么果,你种善因就结善果,种恶因就结恶果。你发愿,只是在那儿造这个善的业和恶的业。这个愿就是一种自动的力;由这自动的力量,才能有事实的成就。所以药师琉璃光如来他在因地的时候,就是发这种的愿;这种善的愿,成就一种善的业,而结善的一种果。

  怎么说叫善愿呢?他每一愿不是为本身,而是为所有的统统众生做着想。佛没有发愿说:我若成佛了,我在那怎么样纳福,怎么样享快乐,而把其他的众生都忘了;佛不是如许。佛得到最大的快乐,而本身不乐意独享,乐意分给所有统统众生。佛发愿成就这种的善业,生生世世是行菩萨道,要自利利他,自发又觉他,自度又度他,发这种大菩提愿。无论在什么时候,什么地点,他不为本身做着想,只是要利益众生。这是菩萨所发的善愿,成就这种善的业,而结了这个善果,善果就是佛果。成佛了,并不是唯我独尊,高高在上;佛成佛之后,只是他的伶俐超过众生,反迷归觉了,没有统统的颠倒贪图。

  我们众生一举一动,都是在造业,可是尽造一些个恶业,而不是造善业。就偶尔有一念的善念,也不会超过那个恶念那么重,所以善恶同化;要是用这个电脑来计算计算,照旧恶业多过善业。由于如许子,一生就不如一生,每一生就遇着一些个颠沛流离、不如意的事情。为什么如许呢?就由于造的业不清净了,没有做好;没有像佛尽发这个善愿,修这个善业,未来结善果。我们众生就是在这儿善少恶多,所以一生就不如一生,那么就堕落了。我们也想发善愿,可是由于自私心在那儿作怪,总是不愿去利益人,而要利益本身。偶尔有一些小我想要利益人,也是在那儿沽名钓誉,盼望得到一个好的名,令人信赖本身,这都是在那儿造这个善恶的同化业。所以恶业这边重了,善业就轻了,那么效果就是结这个恶果了。佛由于他发善愿,修善业,所以成就善的果;我们众生想发善愿,可是一做就糊涂了,就颠倒了,自私心就跑出来了,就变成善恶同化了。所以做人也有一点快乐,又有一点痛楚,可是痛楚多于快乐。

  那么我们人的这个快乐,也并不是真正快乐;真正快乐,是自性里边的常乐我净,那才叫真正的快乐呢!我们这个所乐的也不常,我们这个我也不常,我们这个乐也是不常,我们这个净也都不常,所以没有真正「常乐我净」这一种清净的快乐,那不是真正快乐。并不是说去跳舞蹈这是快乐,喝喝酒这是快乐了,或者看看戏这是快乐了,其实这怎么样啊?这正是在那儿背觉合尘,在那儿颠倒。

  说:「法师你这么样讲,那世界都没有快乐了?」你细想一想:什么是真快乐?世间的快乐都是苦的因,拿这个衣食住来讲,人人都欢喜穿好衣服,你穿上一件好衣服,很值钱的、很名贵的,其实怎么样啊?就像戴上枷锁了一样,行也不天然,站那儿也不天然,坐那儿也不天然,卧那儿也不天然,行、住、坐、卧,都是好象披枷戴锁似的,不天然了。为什么呢?就由于要珍爱本身这个衣服嘛,由于这个衣服是名贵的。啊!你想一想,凭一个万物之灵的人,为这个衣服来做奴隶!这是衣。

  吃的呢?说吃点好东西,吃得再好的东西,吃到肚子里头也都变了;吐出来,你教他再吃了,谁也不乐意吃了。

  住,就是「大厦千间,夜眠不过八尺;良田万顷,日食只是三餐。」为什么要那么严重,为这个衣食住忙忙碌碌,一天到晚也没有歇息的时间?突然间无常到来了,死了,说:「我的事情还没办完呢!还没忙完呢!阎罗王你缓一缓期,我慢慢去可不可以?」那无常鬼摇摇头,说:「办不到!我没有办法教你多活一秒钟。」所以就死了。你看!这究竟有什么意思?就由于认不清楚,所以为这个虚妄的名、虚妄的利,令本身的内心头时时都有许多的烦恼、许多的袭击,这是我们人和佛不同的地方。

  那么佛呢?他把统统都看清楚了,所以他看破了,也放下,所以就得到从容。在他刚刚看破的时候,他就要发愿,他说这个愿要利益众生,要行菩萨道。所以这个药师琉璃光如来,他就发了大愿,这「第六大愿」,他就说「愿我下世」:说我发愿,等我来生的时候。有的人不信有来生,人假如没有来生,那你就杀人放火,什么也不必要信赖,都可以的;就由于有个来生,还有个尾巴,还有个后果,所以你不可以不守规矩,不可以什么事情都做,就由于有来生。

  说:「我怎么不知道有来生呢?」嘿!你不知道有来生?等你睡着了,你知道不知道醒着时候的事情呀?你睡着了,你把醒着时候的事情都忘了,所以你今生把前生的事情也都不记得了,那么佛才说:「要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。」你要知道前世你是什么因果,你今生所遭受的,就是你前生所种的因,今生结的果。「要知下世果,今生做者是。」你今生所造的业就结来生的果,这是肯定的。

  所以佛知道这个道理,那么他就发愿了,说愿我下世「得菩提时」:若得到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就是成佛的时候。「若诸有情」:所有的统统众生。那么所有的众生,就是凡有血气的都叫众生。「其身下劣」:这个众生多数是指着人而说的,其身下劣,就是这小我生得其貌不扬,很丑怪的、很难看的。鼻子和眼睛长到一路,耳朵和嘴巴又合伙了,所以啊!你看看那个嘴巴长到耳朵那地方去,那个鼻子长到眼睛上面去,这叫个什么?说:「我没有看见这种人。」那你没有看见这种人,你也不要想要试一试。总而言之,丑陋不堪就是了,一小我长得像狗样子、像个猫的样子、像个老鼠的样子、像个黑熊的样子、像个马的样子、鹿的样子……啊!这许多许多的,很难看的。这叫其身下劣,下劣就是又穷嘛,又不值钱如许子。

  不单如许子,而且「诸根不具」:或者有一个眼睛,或者有半剌眼睛;或者有一个耳朵,另一个耳朵就没有了;或者只有一个鼻孔;或者有半剌嘴,你看这诸根不具。或者手也不做手的工作了;脚嘛,也不做脚的工作了。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都互相不合作了,互相罢工了,这叫诸根不具。互相罢工了,你看着我,我又看着你,大家在那儿不做工,这就诸根不具了。虽然有这个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等于没有一样的,那么就是有,也是很难看的,这是诸根不具。

  那么下边呢,就怕你不懂得这个「其身下劣,诸根不具」,所以就说「丑陋」:很难看的,又丑陋嘛,又「顽愚」:顽就是很冥顽不灵,你和他说什么,他也不懂。愚,很愚痴的,你教他两个二是个四,他说:「什么?一、二是三嘛,怎么变成四了?」就如许子,所以就是很愚痴的。

  「盲聋喑哑」:盲,就是没有眼睛了;聋:没耳朵听不见。有眼睛也看不见,有耳朵也听不见,这叫盲、聋。喑,这个声音发不出来,说话像蚊子叫似的,在那个喉咙里头,人几几乎就听不见。哑,就是不单听不见,而且根本就是哑吧了。这盲聋喑哑,哎!你看这多苦!为什么他受这个果报?就由于在因地的时候,人家给他讲佛法,他有所嫌疑,不听。那么由于他对面不熟悉佛,所以就盲了;有人讲法,他不听了,所以就聋了;教他来研究佛法,他也不研究,就喑了,再甚至于就哑吧了,受这种果报。

  「挛躄背偻」:挛,就是痀挛了,手也伸不开,手指头也转在那儿,伸不开拳,总是拳着的,这叫挛。躄,就是麻痹,不能有作用了。背偻,就是罗锅子,广东话叫驼背,就像那骆驼似的那个样子,所以叫驼背,这是背偻。

  「白癞颠狂」:或者生一些个白癣,面上白一块,红一块的,好象开花了似的,在这个面上,这是白癞,有种种这种不悦目的样子。那么又颠狂,颠狂就是那个小孩子,有的是那种荼毒狂,有的本身咬本身,本身要吃本身的手指头,本身都啃吃本身的肉,那么摧残浪费蹂躏本身、作贱本身。这都是在因地的时候,谤毁《楞严经》,谤毁大乘经,谤毁佛法,所以受这种果报——白癞颠狂,发颠、发狂这个样子,及「种种病苦」:前面所说种种病苦。

  「闻我名已」:若听见我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名号的,就一听这个名字之后,「统统皆得正直」:所有都得到正直了,这一些丑陋也不丑了,也不难看了。「黠慧」:也聪明了,也有伶俐了。「诸根完具」:这时候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也都完具了,六根通利了。

  「无诸疾苦」:所有的疾病、痛楚都除了,也不用吃药,也不用看大夫,你看妙不妙?只听一听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名号,所有的疾病、痛楚都能解除了。你看这个佛啊!他对人类这种的利益是多大!他一举一动都是为众生做着想,没有想要害众生的地方,没有想要令众生受什么果报。他都是发愿令众生得到统统的遂心满愿,都得到他真正的快乐,这是佛的意思。

  第七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若诸有情。众病逼切。无救无归。无医无药。无亲无家。贫穷多苦。我之名号。一经其耳。众病悉除。身心安乐。家属资具。悉皆丰足。乃至证得无上菩提。

  这个药师琉璃光如来,有许多来听经的人还不熟悉这一位佛是谁,我如今不妨给你们讲多一点。药师琉璃光如来就是个大医王,大夫之王。他这个大夫之王,不必要用药去治人的病,只要有众生闻到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名号,他的病痛就解除了,就没有了,所以药师琉璃光如来就是个大医王。

  一样平常的大夫都讲望、闻、问、切。望就是看一看;闻就是听一听;问就是用言语来细致问一问,你的病情是什么样子?或者你是头痛啊?是脚痛啊?是牙痛啊?是眼睛痛啊?是鼻子痛?或者其他什么病?问一问;切就是切脉,就是给听听脉。这叫望、闻、问、切。

  又有神、圣、功、巧。神就是不可思议;圣就不是像神那么样子不可思议了,还可思议一点;功就是要下点功夫才能知道;巧就是很巧妙地就知道了。望而知之,这叫神;闻而知之,这叫圣;问而知之,谓之功;切咏而知之,谓之巧。

  通俗的大夫要用这四种的技术、八种的理论,来知道这个病情。可是药师琉璃光如来,这些个工具他都不用了,他也不必要望,也不必要闻,也不必要问,也不必要切。你就一称他的名号,这病就好了,所以这是药师琉璃光如来他利益众生分外的地方。

  他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威神力呢?由于他在因地发过愿,所以他这十二个大愿里头,「第七大愿」就说了,说「愿我下世」,「得菩提时」:我得到成佛的时候,「若诸有情」:说所有的统统有情众生,「众病逼切」:所有的疾病来逼迫熬煎,令他痛楚得不得了。这时候,「无救无归」:也没有人可以救他、可以来帮助他。无归,也没有一个归宿,也没有依靠。这个有病是最痛楚了,「无医无药」:也没大夫给他看,也没有什么药品给他治病。「无亲无家」:他又没有亲戚,也没有家眷。「贫穷多苦」:为什么他如许子呢?就由于他贫穷多苦。

  「我之名号」:药师琉璃光如来说,我这个名号,「一经其耳」:那么这个有病的人,他若能听见,只要听见我的名,听见「消灾延寿药师佛」这个名号,一历耳根,「众病悉除」:所有的疾病都没有了,所有疾病都解除了。啊!你看看,也不用吃药,也不用打针,也不用照X光(爱克斯光),也不用镭射,什么都不用;也不用电,也不用火,不用艾子灸,也不用针灸,什么都没有。你看!众病悉除,病没有了。

  「身心安乐」:这做大夫的听见这个经文,很不喜悦的,说:「这把我的生意都给抢去了!」不要紧,你还有你的顾客,不会他都抢去的。那么众病悉除了,身心都得到安乐了。「家属资具」:家庭的用具和这个眷属,「悉皆丰足」:都圆满完好。

  「乃至证得无上菩提」:最后乃至于能证得这无上菩提的道果,无上菩提就是成佛。所以我们佛教的理论是统统众生皆有佛性,皆堪作佛。佛不是单独说:「只可以我成佛,你不可以成佛。」由于他是平等的,他和人人都一样。他只是比我们人有伶俐,佛是一个大伶俐者,所以他不说糊涂话。我们学佛,也就是学的不颠倒、不糊涂,不再去做一些个损人利己的事情,不再去做一些个妨碍社会的事情。就是要老忠实实,好好地循序渐进,做一个好人,然后才能成一个有伶俐的佛。假如你要是不守规矩,那绝对不会有伶俐的。由于有伶俐的人才会守规矩,没有伶俐的人,你教他守规矩,他肯定反对的。

  第八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若有女人。为女百恶之所逼恼。极生厌离。愿舍女身。闻我名已。统统皆得转女成男。具丈夫相。乃至证得无上菩提。

  药师琉璃光如来他在没成佛之前,又发过一种愿,这种愿是转女成男的愿。为什么要转女成男呢?并不是说女人不好,不乐意做女人而做男人。那么如今在这个国家,有一些个妇女解放的人,就来反对阿弥陀佛,说:「阿弥陀佛嘛!是大男人主义,在这个极乐世界,只有男人没有女人!」这是他们反对的。其实不是如许子,阿弥陀佛他根本就没有一个男女相。他见到男人,也不知道他是个男人,见到女人,也不知道他是个女人;不是不知道,而是不生这种的分别心,没有这种分别相。

  那么为什么极乐世界只有男人,没有女人呢?就由于女人的身体,有的时候不清净,有的时候许多的病痛来逼恼。病一来的时候,也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,由于这个嘛,人才不乐意成为女人身,也就是不乐意有这一些个百恶。为什么叫百恶呢?就由于它是许多许多的,恐怕不只百恶,那么或者一百一、一百二、一百三,也不肯定!或者有九十、八十也不肯定。总起来这个数说是百恶,就透露表现这个女人身,有许多麻烦的题目,有许多不干净的时候。那么在这不干净的时候,做什么事情也不太方便,所以这叫百恶。由于这个,修行的人有的时候,就觉得女身有许多麻烦、许多题目,所以乐意就转女成男,就是没有那么多的病痛,没有那么多不方便的时候。

  好象女人,这个月数若来的时候,就心情也不太好,有的人又这个经前痛,或者经后痛。在这个月数没来之前,就痛得不得了;或者月数完了之后,又痛得不得了;或者月数就一直止地那么来;或者嘛又总也没有,这都是一种疾病的征象。有这种疾病的征象了,那么就许多事情也都不能做,由于这个嘛,女人身是不方便,所以乐意转女成男,是这个道理。

  尤其男女这个欲念,也有的时候很重的!我们如今这个时代,是奇新鲜怪的事情都发生了,许多的题目也都发生了,妖魔鬼怪都出世了!所以借着男女这个题目,也在这儿弄麻烦,尤其是这个同性恋!

  「第八大愿」:药师如来的第八种大愿,他说「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」:愿我下世的时候,若证得这个佛果。「若有女人」:如果有女人,「为女百恶之所逼恼」:为女人的百恶所逼恼,「极生厌离」:很要脱离这女人身,「愿舍女身」:乐意把这个女身舍弃了,「闻我名已」:听见我这药师如来的名号之后,「统统皆得转女成男,具丈夫相」:就是像男人一样了。「乃至证得无上菩提」:到最后证得无上佛果。这是第八个愿,转女成男愿。

  第九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令诸有情。出魔罥网。解脱统统外道缠缚。若堕种种恶见稠林。皆当引摄。置于正见。渐令修习诸菩萨行。速证无上正等菩提。

  「第九大愿」:药师如来在因地所发的第九个大愿,是破魔罗网,离开外道这个恶见的稠林。所以他就说,我第九个大愿,「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」,「令诸有情」:令所有的统统众生,「出魔罥网」:我们如今做人的时候,和魔王是很接近的,和佛是很远的。我们若乐意做魔王,随时都可以做;若乐意成佛,就要破除种种的恶见稠林,没有邪知邪见,常修正知正见,才能出魔这个罗网,所以说出魔罥网。

  这个罥是一种很柔软、又很不容易断的这种东西,也就好象如今有这一种的拉缆,虽然很细的,但是它力量很大,不容易断。这个譬如魔那种网,就有这种不容易断的东西来织成的。那么织成的这个网,把我们每一小我,卷入到这个网里头,就不容易出来,就做魔王的眷属,做阿修罗的眷属。

  我们每一小我,假如常常有脾气,常常发大无明火,这都是在这个魔的罥网里头。我们人去打鱼,把鱼打到网里,我们就很喜悦:「哦!可得到一条大鱼,可以吃。」魔把我们人,卷到他那个网里,他也很喜悦的,他说:「我又得到一小我来受用了!」也就好象我们人打到鱼那么欢喜。出魔罥网,怎么样出去这个魔的罥网呢?这个技术很简单,就是要没有脾气、不发火,没有无明火,没有脾气,那就是出魔的罥网了。魔他就是用这种邪术,来控制着我们人的知见,令我们不起正知正见,尽生这邪知邪见,所以呀,这是很不容易脱节魔的罗网的。那么如今借着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愿力,我们很容易就可以出魔的罥网,就跑出去了!

  「解脱统统外道缠缚」:这个外道也是天魔外道,外道都是以天魔为眷属。外道他总想控制人,不给人自由,用种种的邪术,来控制着人。甚至于他教你发毒咒、发恶誓,你不能违反他这个道,你不能背叛他这个道;你若背叛他这个道,就要怎么样子啊?五雷轰顶,得到统统的灾祸;令你就怕了,也不敢违反他,明明知道他舛错,也不敢违反他,这就叫缠缚。就好象用绳子把你捆住了,用那种丝把你缠住了,你想脱节,是脱节不开的。

  「若堕种种恶见稠林」:堕,就是堕落到那里边去了;种种恶见,这包括种种的邪知邪见;稠林,就好象树林子那么很稠密的。许多这种邪知邪见的邪法,来控制着你,令你一点自由也没有。

  所以在佛教里,不控制人,曩昔我对于斌曾经讲过,我那时候告诉所有的佛教徒,我说:「你们信佛,若觉得佛教很古老了,不乐意在佛教这个小范围里头来转了,想要找一个奇怪的宗教、时髦的宗教,你们如今是机会了!你可以随便改变你们的信奉,由于佛教不是监狱,佛教不能把人来管得严严的,控制得紧紧的,不如许子。随便你乐意选择你所欢喜的、信奉的宗教,可以随便。」然后我就问,我说:「于枢机、你敢不敢讲这话?」他晃头,说他不敢讲。

  那么为什么他不敢讲呢?就由于他们那里头,就是要控制人,你不能脱节他;你一脱节啊,那这就犯了弥天大罪了!这是恶见稠林,就是见不得光,邪知邪见,不值得研究,不能摆出来,公开来讨论,这都叫「恶见稠林」。

  那么遇着这一种邪知邪见的人,「皆当引摄」:引摄,就好象用吸铁石吸那个铁似的,把他「置于正见」:给他说明了正知正见。「渐令修习诸菩萨行」:慢慢地令他修习这统统诸菩萨所修的六度万行,行菩萨道。「速证无上正等菩提」:很快能证得无上正等正觉这个佛果。

  第十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若诸有情。王法所加。缚录鞭挞。系闭缧绁。或当刑戮。及余无量灾祸侮辱。悲愁煎逼。身心受苦。若闻我名。以我福德威神力故。皆得解脱统统忧苦。

  这一段经文,是药师琉璃光如来,在因地所发的十二大愿其中的第十愿。这一个愿力,他发愿解除统统众生的王法难苦。所以他的愿文才说「第十大愿,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」:愿我下世得到菩提的时候,「若诸有情」:这个诸有情,就是所有统统的众生。「王法所加」:或者你没有做犯法的事情,被人诬告;或者被人挟嫌来冤枉;或者你本身在无心的时候,所造的犯法的罪,不是有心去造的。王法所加,王法加到你的身上了,把你抓去,责罚你,放到监狱里了,所以它说「缚录鞭挞」:缚,就是把你绑上了,用这个手铐子,或者脚镣子,把你绑上了。录,就录取你的口供,给你存一个记录,说晓畅你是犯过法的人。鞭,用那个鞭子来,鞭挞,来打你这个身体,或者用板子打,就是责罚你。

  「系闭缧绁」:系,就三件都戴上了,脖锁子、手捧子、脚镣子都戴上了,为什么戴上呢?就怕你跑。由于怕你逃跑了,所以教你不自由,把你绑住,还放到监狱里头,关闭起来,内外不通新闻,这是系闭缧绁。「或当刑戮」:或者被处罚死刑,那么要去杀头,斩首示众,这叫或当刑戮;戮就是杀了。受这个刑戮,就是把头给斩下了,或者用枪毙,或者坐电椅,总而言之,是不能在世了,要死了。

  「及余无量灾祸侮辱」:及,当个「到」字讲。乃至于,其余种种犯罪的举动,种种的责罚。无量灾祸,至于其余的,或者天灾、人祸、种种的不测。凌,就是被人家来欺凌。辱,就是污辱、羞耻,令你没有体面,这种侮辱。「悲愁煎逼」:又悲哀哀愁,就好象在那个火锅里头那么煎,来逼迫,那么样子,很难受的。「身心受苦」:身也受苦了,心也受苦了,身心都得不到从容了。

  那么这时候,「若闻我名」:药师琉璃光如来发愿说,在这个困苦艰难、伤害万状的时候,他若能听见我这佛的名号,「以我福德」:以我曩昔生中所修的福德,和「威神力故」:和这个大威神的力量,「皆得解脱」:这统统前边所说的种种灾祸,都能解决题目,没有题目了。「统统忧苦」:那么统统忧苦也都没有了,就离苦得乐了。

  第十一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若诸有情。饥渴所恼。为求食故。造诸恶业。得闻我名。专念受持。我当先以上妙饮食。饱足其身。后以法味。毕竟安乐。而建立之。

  药师琉璃光如来在因地,还没有开悟,没有证果,而他发大菩提心,发大愿力。这愿力有十二条大愿,如今这个文当第十一条。这一条「第十一大愿」他说,「愿我下世」:等到我下世,「得菩提时」:就是成佛的时候。「若诸有情」:假设这个世间上所有统统的众生、统统的有情。有血有气的众生,都叫有情。那么这统统众生,「饥渴所恼」:他们或者没有饭吃,或者没有水喝,或者有饭他们也不能吃,或者有水他们也不能喝。

  「为求食故」:他为着想知足他的食欲,想要找饭吃,想要找水喝,所以为求食故。「造诸恶业」:由于他本身饿得没有东西吃,没有水喝,他就发狂了。于是乎,就不择手段去,或者抢、或者偷、或者杀人,争取人的财物,饱足本身的饥渴。所以造诸恶业,就不择手段造出种种的恶业。那怎么办呢?

  「得闻我名」:他假如能听到我这个成佛的名号,「专念受持」:他埋头致志的、埋头其心而诵念我的名号,受之于身,行之于心,持之于心,受持我这个名号。「我当先以上妙饮食」:我在这时候,就化出来种种的上妙饮食,最好吃的这个东西,「饱足其身」:令他的身体得到饱暖,没有痛楚了。「后以法味」:然后我再给他讲说佛法,给他吃这无上佛法的妙味,「毕竟安乐」:毕竟他得到安乐了,「而建立之」:而成就这种的功德,知足他所求的饮食。

  第十二大愿。愿我下世得菩提时。若诸有情。贫无衣服。蚊虻寒热。昼夜逼恼。得闻我名。专念受持。如其所好。即得种种上妙衣服。亦得统统宝尊严具。华鬘涂香。鼓乐众伎。随心所玩。皆令知足。

  药师琉璃光如来肯定也经过这种贫穷困苦,所以他就发愿,乐意解除统统众生的贫穷困苦。所以他在「第十二大愿」就说,「愿我下世」:我发愿等到我来生,「得菩提时」:我成佛的那时候,「若诸有情」:所以世间统统有情,不论是哪一个国家的、哪一种民族,都包括在内。

  「贫无衣服」:贫穷没有衣服穿,当然也就没有饭吃了。前边那是没有饭吃,还没到没有衣服穿的时候,如今连衣服也没有了。既没有饭吃,又没有衣服穿,所以贫无衣服。「蚊虻寒热」:有蚊虫,又有这种其他咬人的虫蚁之类。寒热,天冷的时候,没有衣服御寒;天热的时候,没有衣服来遮暑。「昼夜逼恼」:白天晚间都是如许地煎逼忧?,不能解决这个没有衣服穿的题目。

  「得闻我名」:那么他若能听见我这个佛的名号的话,「专念受持」:重要是在这一句,要「专念受持」;不是光听闻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你也不受持、不专念。专就是埋头其心,念就是念念不忘,受是受之于心,持是持之于身,也就是念兹在兹的,朝于斯、夕于斯,常常埋头其心来勤奋,持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。

  「如其所好」:那么如其所好,就是遂心满愿,遂心如意了,你想什么就得到什么。「即得种种」:就得到种种的,「上妙衣服」:最好的衣服。「亦得统统」:不单得到上妙衣服,也得到统统「宝尊严具」:用七宝所造成的这种种的玩具,你所欢喜的都得到了。那么这种东西是什么呢?就譬如「华鬘涂香」:华鬘,就是用花做的一个环——花环,是用来尊严的。这莳花环是用七宝所造成的——金、银、琉璃、玻璃、砗磲、赤珠、玛瑙来尊严的。涂香,就是最名贵的一种香,以它来供养佛。「鼓乐」:或者种种的音乐,「众伎」:种种的技能。「随心所玩」:内心所欢喜要玩的这种陈列品,或者统统的玩具,「皆令知足」:求什么得到什么,遂心满愿,不会求不到的。

  第二讲完

 

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:
  赞助、流通、见闻、随喜者,及皆悉回向尽法界、虚空界一切众生,依佛菩萨威德力、弘法功德力,普愿消除一切罪障,福慧具足,常得安乐,无诸病苦。欲行恶法,皆悉不成。所修善业,皆速成就。关闭一切诸恶趣门,开示人天涅槃正路。家门清吉,身心安康,先亡祖妣,历劫怨亲,俱蒙佛慈,获本妙心。兵戈永息,礼让兴行,人民安乐,天下太平。四恩总报,三有齐资,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,生生世世永离恶道,离一切苦得究竟乐,得遇佛菩萨、正法、清净善知识,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,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。

(作者:佚名编辑:真实不虚)
  • 藏南桃花源记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宣化上人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浅释二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佛学最新文章
佛学推荐文章
佛学热门文章
 
QQ在线咨询
售前热线
0536-5269877
站长电话
156536798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