寿光丽林农业科技网欢迎您
山东寿光丽林农业科技网
佛学频道

宣化上人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浅释四

时间:2018年03月26日信息来源:不详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
  《药师经》是大乘佛教最紧张经典之一,宣化上人34年前在美国宣讲此经,称《药师经》的功德是不可思议的,统统的灾祸都能阔别,统统的恶鬼他也无所施其计,教导我们从根本上入手,从自性上修自性,旨在销除我们每一小我之颠倒贪图,以臻于破迷显正,反迷归觉。本刊分五期连载,敬请学习与珍藏。

  宣化上人: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浅释(四)

  「光中演说大陀罗尼曰」:药师琉璃光如来为了要救护统统众生,除他的疾病痛楚,所以在这个光中说咒。这一个咒,虽然没有多少句,也没有多少字,很短的,可是它的妙用是无限无尽的。虽然无限无尽,你必须要有一种信念,埋头心来持诵它。无论哪一位大夫,假如一方面给人看病,一方面再用这个咒给他来加持,信赖这个病痛很快就好了。那么大夫就是以解除众生的病苦为本身的责任,能有如许的咒来帮助,这可以说是一个大医王。所以做大夫的能把这个咒受持读诵,那是最好的。那不做大夫的呢?也可以受持读诵。无论在什么地方,你若遇着人有疾病,那么给他一念,他都可以就好了。

  这个咒是译音,所以没有什么讲解,不必要讲解。这个咒也就是教你不晓畅,这妙处就是由于不晓畅。你这不晓畅,你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,所以你那个心也不打贪图,就同心专心持这个咒,它就有感应。这个咒就说了:「南无薄伽伐帝。鞞杀社。窭噜薛琉璃。钵喇婆。喝啰阇也。怛他揭多耶。阿啰喝帝。三藐三勃陀耶。怛侄他。唵。鞞杀逝。鞞杀逝。鞞杀社。三没揭帝莎诃。」

  常常念这个咒,那个感应道交是不可思议的,所以说「尔时」:就在药师琉璃光如来说这个灌顶真言的时候,「光中说此咒已」:在这光中说完了这个咒之后,「大地震荡」:这个大地也有六种震荡。六种震荡就是震、吼、击、动、涌、起,这六种形相。「放大光明」:这时候就放大光明了。「统统众生病苦皆除」:病苦都没有了,「受安隐乐」:都是得到安乐了。

  曼殊室利。若见须眉女人。有病苦者。应当同心专心为彼病人。常清净澡漱。或食或药。或无虫水。咒一百八遍。与彼服食。所有病苦悉皆清除。若有所求。真心念诵。皆得如是。无病延年。命终之后。生彼世界。得不退转。乃至菩提。是故曼殊室利。若有须眉女人。于彼药师琉璃光如来。真心殷重。恭敬供养者。常持此咒。勿令废忘。

  「曼殊室利,若见须眉女人,有病苦者,应当同心专心为彼病人」,「常清净澡漱」:要洗澡清净。澡就是洗澡清净,漱就是漱口,把身心都清净了,意念也清净了。「或食,或药,或无虫水」:那么,或者是把这个病人所吃的东西,或者他所服的药品,或者用没有虫子的水,「咒一百八遍」:念这个灌顶真言一百零八遍,「与彼服食」:给这个病人来吃。「所有病苦悉皆清除」:喝了这种用〈药师灌顶真言〉所加持的水,疾病就都清除了,没有了。

  「若有所求,真心念诵」:若有所求,也应该真心念诵这个咒。「皆得如是,无病延年」:若是要求什么的,也都可以像前边这个念一百零八遍做为愿。这愿,人所求什么都会遂心满愿的。如是,就像前边讲那样子;无病延年,病痛也没有了,也延年益寿了,应该死的也不死了,就那么妙。

  「命终之后」:等他假如真是寿命到了,舍身命终之后,「生彼世界」:生在这个药师琉璃光如来的世界,「得不退转」:得到不退转,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「乃至菩提」:乃至成佛,只要往前进,而不今后退。

  「是故曼殊室利」:由于这个,所以曼殊室利!「若有须眉女人,于彼药师琉璃光如来,真心殷重」:真心,就是埋头其心,拿出至诚恳切的心;殷重,就是很周到的、很正视的,「恭敬供养者」:来恭敬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。「常持此咒」:常常诵念这〈药师灌顶陀罗尼〉,「勿令废忘」:不要把它忘了。废忘,就是丢了,废弃了,不记得了。

  复次。曼殊室利。若有净信须眉女人。得闻药师琉璃光如来。应正等觉。所有名号。闻已诵持。晨嚼齿木。澡漱清净。以诸香华。烧香涂香。作众伎乐。供养形象。于此经典。若自书。若教人书。同心专心受持。听闻其义。于彼法师。应修供养。统统所有资身之具。悉皆施与。勿令乏少。如是便蒙诸佛护念。所求愿满。乃至菩提。

  「复次,曼殊室利,若有净信须眉女人」,「得闻药师琉璃光如来,应正等觉」:得闻药师琉璃光如来这十种名号,就是如来、应供、正遍知、明行足、善逝世间解、无上士、调御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、世尊,这十个名号。「所有名号」:所有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「闻已诵持」:听了之后,都能诵持。

  「晨嚼齿木」:在一夙起来,嚼这个杨枝的时候。齿木就是杨枝。「澡漱清净」:洗澡,也漱口之后,那么清净了,「以诸香华、烧香、涂香」,「作众伎乐」:或者作种种的音乐,「供养形象」: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,「于此经典」:或者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的经典。「若自书」:或者本身书写,「若教人书」:或者教旁人来书写,「同心专心受持」:同心专心来受持这个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。

  「听闻其义」:又听见经的义理。「于彼法师」:这时候,对讲说、书写、受持、读诵这位法师,「应修供养」:也应该供养读诵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经》的这位法师,或者他书写这一部经,或者讲解这一部经,或者他受持这一部经,那么一样平常在家人啊!就应该准备好好地来供养这位法师。应修供养,就是不要因陋就简的;这个修,就是修治,修治这洁净的斋菜来供养这位法师。

  「统统所有资身之具」:这位法师所用的饮食、衣服、卧具、汤药,这个四事供养,这个资身之具,「悉皆施与」:都布施给这位法师。「勿令乏少」:不要令这个法师,或者没衣服穿,或者没饭吃,或者没有药品来治他这个伤风感冒这种病。

  「如是便蒙诸佛护念」:像如许子,你护持这个法师,护持他书写、受持、读诵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经》,你能如许子,你就能得到十方诸佛都要护念你。「所求愿满」:你求什么,都满什么愿。「乃至菩提」:乃至于未来成佛。

  ※ ※ ※

  我们学佛法的人,要看这佛法比任何事情都紧张,比每一天所学到的东西还紧张,比我们做生意赢利更紧张。今天不是有人说这三步一拜到这儿讲经,她也吃斋了,也欢喜来听经了吗?那么这是很难得的,你能以把这个听经的时间,认为是分外紧张,那你做佛教徒,是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了,所以要诚心诚意听经。

  尔时。曼殊室利童子白佛言。世尊。我当誓于像法转时。以种种方便。令诸净信善须眉。善女人等。得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。乃至睡中。亦以佛名憬悟其耳。

  「尔时」:在当尔之时,「曼殊室利童子」:这文殊师利法王子又叫文殊师利童子,「白佛言」:他对佛就说话了,说:「世尊」:世、出世之尊啊!「我当誓于像法转时」:说我文殊师利童子,我在未来这个法转到像法时代的时候,「以种种方便」:我用许多的技术,许多的方便法门,来观机逗教,随缘说法。我用我这个伶俐来观察,应该用某一种方便法门得度的,我就用某一种方便法门,来教化这统统的众生。

  「令诸净信」:我使令这统统统统清净的、有信念的「善须眉」和「善女人等」:等,是等于其他统统众生。「得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」:我令他们都听到这一位药师琉璃光如来的这个名号。「乃至睡中」:乃至于他睡梦的时候,就睡着的时候,「亦以佛名憬悟其耳」:我在那个时候,我看他的机缘成熟了,在梦寐之中,教他听见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佛的名号,令他憬悟,令他依法来修行,这是我文殊师利童子发这种誓愿。

  这边说像法转时,什么叫像法?由于这个佛法有正法时代,有像法时代,有末法时代。正法的时代是佛住世的时候,那时候是禅定结实,人人都坐禅习定。这个时期,有的说是五百年,有的说是一千年,这是禅定结实的时期。其次就是像法时代,这就是执着到这个形相上了,只有这么一个皮毛,有这么一个样子,那么里边怎么样呢?就不知道了。正法时代是看重里边内圣的功夫,像法时代是着到外王的功夫了,就着相去了。在这个时候由于着相,于是乎就寺庙结实了。寺庙结实,人人就都造了许多庙来方丈佛法,可是都在着相上,修行的就少了,不修行的就多了。正法时代呢?是修行的多,不修行的少;像法时代就修行的少,不修行的多了,和正法时代正相反。那么像法有的也说是五百年,有的说是一千年,我们就算它是一千年。

  以后就是末法时代了,我们如今是去佛日远,生逢到这个末法时代。末法时代,禅定也不结实了,寺庙也不结实了,怎么样呢?斗争结实了。在这个时候啊!人与人都斗争,家与家也在斗争,国与国也在斗争,星球与星球也在斗争,月球与月球也在斗争,这是斗争结实。人不知道旁的了,只知道斗争,不是斗争就是清算,不是清算就是斗争。在这个时代真是恐怖到极点,为什么我们生在这个时代?我们就由于可以说是没有做什么好事情,才生在这个末法时代,这个佛法,到了末梢上了,将将都要断了。可是这个末法,有的人说是一千年,但是有的人又说是一万年,我们如今就拿它当一万年。

  那么我们如今已经经过一千多年的末法时代了,从佛到如今三千多年,其中正法时代一千年,像法时代一千年,我们这个时候就是末法了。所以我们都很不荣幸的,也不能亲眼看见佛住世时这种殊胜的道场。

  我们如今是生在这末法时代,可是我们要提倡正法,我们大家都发愿,不准它有末法,我们就要在这个末法时代,给它变化为正法时代。人人发这个愿,这个末法也就没有了。所以如今这个佛法传到西方来,西方的佛法刚开始,那我们绝对是要提倡正法,主持正法,弘扬正法。我们一举一动都是为正法来做标准,来做我们一个目标,这是我一贯的宗旨。那么各位听了之后,都要来发大菩提心,附和这个正法眼藏。

  世尊。若于此经。受持读诵。或复为他演说开示。若自书。若教人书。恭敬尊重。以种种华香。涂香。末香。烧香。华鬘。璎珞。幡盖。伎乐。而为供养。以五色彩作囊盛之。扫洒净处。敷设高座。而用安处。尔时四大天王。与其眷属。及余无量百千天众。皆诣其所。供养守护。世尊。若此经宝流行之处。有能受持。以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。及驰名号。当知是处无复横死。亦复不为诸恶鬼神。夺其精气。设已夺者。还得如故。身心安乐。

  文殊师利菩萨又称一声,「世尊」:说世、出世之尊!「若于此经」:说在未来像法时代,或者末法时代,若有人对这部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,「受持读诵」:或者每天念这部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,或者对着本子来读,或者背着本子来诵念。「或复为他演说开示」:或者用你所知道的经中奥义的这种伶俐,来为其他人演说,把它诠释细致一点,或者开示,或者他有不晓畅的,你给他说比喻,令他晓畅了,令他也知道这部经典的紧张性。

  「若自书」:或者本身用这纸、笔、墨,书写这部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,「若教人书」:或者你转教其他人来书写这一部经。「恭敬尊重」:你或者礼拜这一部经,或者你把这部经觉得很尊贵、很正视地供养起来。「以种种华香」:用种种的花,种种的香,什么香呢?「涂香、末香、烧香」:有这个涂香、有末香、又有烧香,「华鬘」:或者花鬘,用这花环来供养。「璎珞、幡盖、伎乐」:或者用璎珞,或者用幡盖,或者奏出种种赞佛的这种伎乐,「而为供养」:来供养这一部经。「以五色彩作囊盛之」:那么用五色的彩囊,来把这部经包上,装起来。「扫洒净处」:把那个房子里边都打扫干净了。「敷设高座」:把它供养到一个高的位子上,「而用安处」:再把它安处到高的地方,就透露表现恭敬。

  「尔时」:在这个时候,就有「四大天王」,「与其眷属」:和四大天王一同的眷属,「及余无量百千天众」:和其余的,有无量无边百千那么多的天众,「皆诣其所」:诣,就是到了,都到这个供养经典的地方了,「供养守护」:都来礼拜这一部经,来守护这一部经。

  「世尊,若此经宝流行之处」:说这个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,它所在之处,「有能受持」:假设若有人能以受持读诵这一部经。「以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」:以他这个本愿的功德,「及驰名号」:和这个驰名号的功德,「当知是处」:你们大家应该知道,知道什么呢?就知道这个有经典的地方,「无复横死」:不会有人有什么不测,飞灾横祸而死的,不会有这个事件发生的。

  「亦复不为诸恶鬼神,夺其精气」:也不会被这统统的诸恶鬼神,来把他这个精气给吞食了,给夺走了,他就没有气力了;「设已夺者」:或者已经有被诸恶鬼神把这个精气给夺去了,「还复如故」:这时候还会恢复如初,还会恢复健康的身体,「身心安乐」:身也得到安乐,心也得到安乐,那么就没有统统的烦恼,没有统统的灾祸,没有统统暴虐、不祥瑞的事情发生。所以你们无论哪一位,家庭若觉得有鬼怪,就请一部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到家里去供养,这是最好的一个安靖镇宅的法宝。

  佛告曼殊室利。如是如是。如汝所说。曼殊室利。若有净信善须眉善女人等。欲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者。应先造立彼佛形像。敷清净座而安处之。散种莳花。烧种种香。以种种幢幡。尊严其处。七日七夜。受八分斋戒。食清净食。澡浴香洁。着清净衣。应生无垢浊心。无怒害心。于统统有情。起利益安乐。慈悲喜舍平等之心。鼓乐歌赞。右繞佛像。复应念彼如来本愿功德。读诵此经。思惟其义。演说开示。随所乐求。统统皆遂。求长寿得长寿。求富饶得富饶。求官位得官位。求男女得男女。

  「佛告曼殊室利」:佛又告诉文殊师利菩萨说,「如是,如是」:说,对了!像你所说的如许子,是如许子啊!「如汝所说」:和你所说的这个技术是一样的。「曼殊室利」,你要知道,「若有净信善须眉、善女人等,欲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者」:如许的人。「应先造立彼佛形像」:应该首先造一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形像。「敷清净座」:设一个座位也很干净的,明哲保身,「而安处之」:把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佛像,供养到这个清净之座的地方,「散种莳花,烧种种香」:然后散种种的花,烧种种的香,「以种种幢幡,尊严其处」:用种种不同的尊严的东西,来尊严这个道场。

  那么我们人要知道,我们供香、供花,供养诸佛菩萨,诸佛菩萨不是像我们那么贪心、饥渴,想要吃东西,贪着人来送一点饭,送一点菜,或者请饮茶,请吃斋,不是那么样子的。我们用这个种种的香,种种的花来供佛,这是透露表现众生一种的心意,一种的诚心,并不是诸佛菩萨肯定就享受这个,以这个为乐了。我们给他烧香,他就欢喜了;不给他烧香,他就生烦恼了,没有这个道理!诸佛他是无所求于人的,无欠无余的,不必要人间这一些个东西。那么我们对诸佛菩萨无所体现了,不知道怎么样拿出我们这个至心诚意来对佛菩萨,所以只好就用一点名贵的香、名贵的花来供养佛。

  我们对供佛不必像那一些个迷信的愚夫愚妇那个样子,拿着一大把香在佛前,给佛上香了。原本佛在那个地方好好的,放光要珍爱着所有的众生;你烧那么多香,把佛的眼睛熏得也睁不开了,光也不放了,也不珍爱众生了。这是我凡夫的知见来臆测佛的境界,当然是舛错了,可是这里头有这么一个很浅显的意思。所以我们吃饭,譬如我们就算最馋、最乐意吃好东西,你把桌子上都摆了十几丈那么多的菜饭,一小我一餐,怎么会吃得了那么多东西?你这不是要命吗?所以我们供佛最多是三支香,或者前边再上一支护法香,这四支。若通俗呢?就上一支香已经够了,只要你有个至心,有个诚心,你不上香,那菩萨也一样来护持你。只要你能念佛、念经、念法、念僧,佛就欢喜了,不是说肯定要烧香,佛才喜悦了。

  佛不像我们人那么吝啬,你说一句不好听的话,他就生了烦恼了;你赞他一句,他就喜悦了,不是那样子的。所以我们不要以凡夫来测圣智,以为佛也像我们那么贪,哦!这个钱越多越好,这个佛,烧的香越多越好,这是错误的观点。所以不要学这一些个八卦婆、八卦公那么到庙上,那种迷信的彩色,磕迷糊头,烧迷糊香。效果你问他:「你为什么要烧那么多香?」他说:「这香烧得多就好了嘛!」究竟有什么好呢?他不知道了。你看这个糊涂不糊涂?所以我们佛教徒,是讲一个真理的,讲一个伶俐的,不要那么迷信了。

  你能以「七日七夜」,「受八分斋戒」:受这个八关斋戒。「食清净食」:吃那个斋,不要吃荤,这是清净食。「澡浴香洁」:你也把身上那个臭汗泥味,也洗干净了它,用点香汤来洗澡,令身上也有一股香气。「着清净衣」:穿那个干净的衣服就可以,不是要穿漂亮的衣服,不是要穿名贵的衣服。你无论穿的是粗布、麻衣,你只要把它洗得干干净净,那就是恭敬佛了。

  「应生无垢浊心」:你本身应该把那个邋遢的思想,那一些个垃圾,在脑里头都清理出去;没有这个染污、尘垢这种混浊,在你的内心头。「无怒害心」:也没有怒害其他人的心。「于统统有情,起利益安乐,慈悲喜舍平等之心」:对所有统统众生,都要生一种利益他们、安乐他们的心,对于他们有一种慈悲喜舍平等的心。用「鼓乐」,或者「歌赞」来「右繞佛像」:向右绕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佛像。

  「复应念彼如来本愿功德经」,「读诵此经」:念这个本愿功德经,「思惟其义」:思惟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的这种义理,能「演说开示」,「随所乐求」:你想要求什么,「统统皆遂」:求什么,有什么,「求长寿,得长寿;求富饶,得富饶;求官位,得官位;求男女,得男女」:所谓求长寿嘛,你就得到长寿;求富饶,就得到富贵:你求官位,就得到官位:求男女,求女孩子、男孩子,都会遂心满愿的。你看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经典,功德有多大!只要你诚心,你有求必应,无感不通。

  若复有人。忽得恶梦。见诸恶相。或怪鸟来集。或于住处。百怪出现。此人若以众妙资具。恭敬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者。恶梦恶相。诸不祥瑞。皆悉隐没。不能为患。或有水火。刀毒悬险。恶象师子。虎狼熊罴。毒蛇恶蝎。蜈蚣蚰蜒。蚊虻等怖。若能真心。忆念彼佛。恭敬供养。统统怖畏。皆得解脱。若他国侵扰。响马反乱。忆念恭敬彼如来者。亦皆解脱。

  「若复有人」:就是说假设再有如许的一小我,这小我「忽得恶梦」:他突然间,就是偶尔就作了一个恶梦,梦见很不祥瑞的事情;或者梦见本身死了,或者梦见他人死了,或者梦见本身撞车了,或者梦见他人跳海了,种种不祥瑞的梦。「见诸恶相」:或者见到狰狞可怖的这么一个罗剎鬼,或者见到巨口獠牙的一个妖怪,或者见到雷公爷在那儿,拿着雷锤子就要用雷劈。总而言之,地震、山崩、海啸,梦见这种种不祥瑞的恶相。

  「或怪鸟来集」:或者住宅上就有许多奇新鲜怪的这种小鸟,或者猫头鹰,或者鸱枭,或者乌鸦,这种怪鸟飞到住处这儿,这是怪鸟来集。「或于住处」:或者在住的地方,「百怪出现」:或者白天就见鬼了,或者晚上又见到魔了,或者见到那个扫把本身会走路了,或者见到那个水瓢,在房子里头的空中飞。总而言之,这种千奇百怪、无奇不有的事情就出现了。

  「此人」:这一类的家庭,或者如许的人,「若以众妙资具」:若用那个最好的东西,最名贵的、最值钱的这种东西,「恭敬供养,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者」:来恭敬药师琉璃光如来,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。者,如许的人。「恶梦恶相,诸不祥瑞」:这所有的恶梦、恶相,或者梦到蛇,或者梦到老虎,或者梦见狼虫虎豹,这统统不祥瑞的事情,「皆悉隐没」:不知不觉就都没有了。所以你们无论哪一位,家里假如有不祥瑞的事情,就赶紧要供养恭敬药师琉璃光如来,你就会得到祥瑞了,这一些个题目就都没有了。「不能为患」:这统统统统的题目,就都不要紧了,没有题目了。

  「或有水火」:或者被水淹,或者被火烧,「刀毒悬险」:或者刀毒,或者悬崖——伤害的地方,「恶象师子」:那个大象喝醉了,它要杀人啦;或者这个狮子要咬人。「虎狼熊罴」:这个虎是老虎,狼是豺狼,熊就是黑熊,罴也是一种恶兽之类的。「毒蛇恶蝎」:又或者有毒蛇,或者有恶蝎——恶的蝎子,「蜈蚣蚰蜒」:蜈蚣也是很毒的东西,蚰蜒也是往人脑里头钻,把人的脑都给吃干了,「蚊虻等怖」:和这个蚊子或者其他害虫之类的。等怖就是这种的恐怖。「若能真心」:真心,就是埋头其心,你若能埋头其心,「忆念彼佛」:就忆念这药师琉璃光如来,「恭敬供养」。「统统怖畏」,「皆得解脱」:都解除了,没有了。

  「若他国侵扰」:或者其他的国家来侵略,「响马反乱」:这一个国家,或者有响马,或者有反乱。「忆念恭敬彼如来者」:能以念念不忘这药师琉璃光如来,「亦皆解脱」:无论什么灾祸,通盘都会解脱,都会解除去了,没有灾祸了,可以逢凶化吉、罹难呈祥了。

  复次。曼殊室利。若有净信善须眉善女人等。乃至尽形。不事余天。唯当同心专心。归佛法僧。受持禁戒。若五戒十戒。菩萨四百戒。苾刍二百五十戒。苾刍尼五百戒。于所受中。或有毁犯。怖堕恶趣。若能专念彼佛名号。恭敬供养者。必定不受三恶趣生。或有女人。临当产时。受于极苦。若能真心。称名礼赞。恭敬供养。彼如来者。众苦皆除。所生之子。身分具足。形色正直。见者欢喜。利根聪明。安隐少病。无有非人夺其精气。

  「复次,曼殊室利」:释迦牟尼佛说,我再给你说一说,文殊师利,「若有净信善须眉、善女人等」:若有清净的善男信女,善须眉或者善女人等,「乃至尽形」:在这个尽形,就是一生。在这一生之中,「不事余天」:不拜寰宇、鬼神、旁门左道,不做这一些事情,「唯当同心专心,归佛法僧」:就是埋头其心,至诚恳切,皈依佛,皈依法,皈依僧。

  「受持禁戒」:严酷遵守佛的戒律。禁,就是教人不要做的事情,要守着这个戒律。「若五戒」:这个五戒,就是杀、盗、淫、妄、酒,就是不杀生、不偷窃、不邪淫、不妄言、不饮酒这五戒。「十戒」:或者沙弥十戒,「菩萨四百戒」:菩萨所受的戒律有四百戒那么多。「苾刍二百五十戒」:苾刍呢?就有二百五十条的戒律。「苾刍尼五百戒」:苾刍尼呢?就有五百条的戒律。

  「于所受中」:在这个戒律里边,「或有毁犯」:或者故意的,或者偶然的,毁犯这个戒律了,「怖堕恶趣」:很害怕的,很恐怖的,怕堕落到三恶道里头去。「若能专念彼佛名号」:若能埋头其心,至诚恳切来念这药师琉璃光佛的名号,就是「南无消灾延寿药师佛」,「恭敬供养者」:用至诚恳切的心来恭敬,用至诚恳切的心来供养;者,如许的人。「必定不受三恶趣生」:就不会堕地狱、转饿鬼、做畜生去了。

  「或有女人」:或者有这个女人,「临当产时」:在将要生小孩子的时候,「受于极苦」:受很大的这种痛楚,忍受不了了这种痛楚。「若能真心称名礼赞」:或者赞美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或者顶礼、歌颂药师琉璃光如来,或者「恭敬供养」,「彼如来者」:彼如来就是药师琉璃光如来了。「众苦皆除」:所有统统的痛楚都会解除了、没有了。

  「所生之子」:所生的或者男孩子,或者女孩子,「身分具足」:能以六根具足,也不少一个耳朵,也不少一个眼睛,也不少鼻子,也不少嘴巴,这个诸根都具足的。身分,就是他那个身分的一段;具足,都是很完备、很圆满的。

  「形色正直」:相貌生得也正直,特别很是好。「见者欢喜」:见到这小孩子的人,都生欢喜心。「利根聪明」:他特别很是聪明,很利根。利根就是聪明。「安隐少病」:这个小孩子也很少生病痛。「无有非人」:没有这一种妖魔鬼怪,「夺其精气」:或者邪神恶鬼来把他的精气吞食了、给抢去了,不会的。由于什么呢?就由于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大威神力,统统妖魔鬼怪,这一些个牛鬼蛇神,都是望而远之。

  ※ ※ ※

  今天和你们各位说一说,这洛杉矶所有的人和哪一位菩萨有缘。洛杉矶这个地区和中国九华山的地区,天气差不多,因缘也差不多,所以和地藏菩萨都有大因缘,每一小我都和地藏菩萨有缘。由于这个关系,在金轮圣寺是以地藏菩萨做主人,以观音菩萨做护法,护持这个道场。就是地藏菩萨在这儿来管理道场,观世音菩萨是附和这个道场。所以我们这儿未来请一尊地藏王菩萨到金轮圣寺来。

  你们各位要细致这一点,想要求地藏菩萨嘛,就到金轮圣寺来;那么想要求观世音菩萨嘛,就到万佛圣城去。万佛圣城以观世音菩萨为主,以地藏菩萨做护法,护持那个道场。由于三藩市那儿和普陀山的气候差不多,天气差不多,所以做为观世音菩萨的道场。

  西雅图是做普贤菩萨的道场,温哥华就是文殊师利菩萨的道场。由于文殊师利菩萨如今在温哥华那儿,常常示现过,所以那儿有一个山,也常常放光,这都是文殊师利菩萨在那儿要拓荒那个山。在西雅图那儿,是以普贤菩萨为主,文殊师利菩萨做护法。你们谁若乐意朝拜大行普贤菩萨,就到西雅图去朝拜去,就像中国的峨嵋山似的。

  由于你们离中国都很远,想要朝拜观世音菩萨嘛,就到万佛圣城去;想要朝拜九华山嘛,到金轮圣寺来;想要朝拜五台山文殊师利菩萨嘛,就到温哥华去。所以我如今把中国这四位大菩萨,请他们到这四个道场的地方。你们各位乐意朝这四大菩萨,就很方便了,不必跑那么远路,这是我今天想要告诉你们的一个很紧张的新闻,你们不要忘了这种感应。你想要朝大智文殊师利菩萨,到温哥华去。由于温哥华那个地方冷,文殊师利菩萨乐意在冷的地方住,所以就选择温哥华那个地方做他的道场。文殊师利菩萨在温哥华那儿做主人,普贤菩萨做护法。

  所以这四大菩萨如今拓荒这四个道场,并不是说在这四个道场,你就能怎么样看见这四大菩萨,不过我有这么一个感觉,我乐意告诉告诉你们各位。你们乐意信,也由你;不信也由你,反正我是尽上我的心来告诉你们了。

  尔时世尊。告阿难言。如我称扬。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。所有功德。此是诸佛。甚深行处。难可解了。汝为信不。

  (以下至「彼佛行愿,善巧方便,无有尽也。」为上人弟子补讲)

  我们学佛要有真信、切愿,才能得到真实的受用,所以在《华严经》上说:「信为道元功德母,长养统统诸善根。」假如你信念不具,那么统统善功德都没有办法成就了。「尔时」:所以在佛一条一条地,细心说过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些不可思议的功德之后。「世尊告阿难言」:佛就问阿难说,「如我称扬」:就像我在前边所称扬的,「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」:这药师琉璃光如来,「所有功德」:所有统统不可思议的功德。「此是诸佛」:这个都是统统诸佛「甚深行处」:都是诸佛最深最妙,身体力行,躬行实践,所展现出来的境界。「难可解了」:只有佛跟佛之间,同样是过来人,才能知道的,一样平常凡夫是难以想象,难以了解的。「汝为信不」:那么阿难,你是不是真正能够信赖我所说的这统统,一点嫌疑都没有呢?

  阿难白言。大德世尊。我于如来所说契经。不生迷惑。所以者何。统统如来身语意业。无不清净。世尊。此日月轮。可令堕落。妙高山王。可使倾动。诸佛所言。无有异也。

  「阿难白言」:阿难就回答说了,说「大德世尊」:他称佛为大德世尊。「我于如来所说契经」:这个契,就是上契诸佛之理,下契统统众生之机。我对于如来所说的这种契经的道理,「不生迷惑」:一点迷惑都没有。「所以者何」:为什么呢?「统统如来」:由于每一位佛,「身语意业」:他这身业、口业和意业,「无不清净」:没有不清净的,没有一点点染污的,没有一点点不真实的。

  「世尊」,「此日月轮,可令堕落」:在这寰宇之间,日月轮,这太阳和玉轮可以掉下来。「妙高山王,可使倾动」:妙高山就是须弥山。这须弥山也能够被动摇,这统统统统都可以变的;可是「诸佛所言」:每一位佛所说出来的话,「无有异也」:是真实不虚的,是没有办法可以改变的。

  世尊。有诸众生。信根不具。闻说诸佛。甚深行处。作是思惟。云何但念药师琉璃光如来一佛名号。便获尔所功德胜利。由此不信。返生中伤。彼于长夜。失大利乐。堕诸恶趣。流转无限。

  「世尊」:但是世尊啊!「有诸众生」:就有这一些个众生,「信根不具」:他的困惑分外重,不具足这种信赖的善根。「闻说诸佛」:所以当他听闻到统统诸佛,「甚深行处」:就是诸佛所行所作这种深不可测的伶俐、福德和神通妙用。「作是思惟」:他的困惑立刻又生出来了,他就这么想,「云何但念药师琉璃光如来一佛名号」:为什么只是念药师琉璃光如来一位佛的名号,「便获尔所功德胜利」:就能够得到无量无边这么多的功德和殊胜的利益呢?「由此不信」:所以他就不信了;不但不信,他「返生中伤」:反而生出诬蔑心,说:「佛是骗人的,他讲骗人的话,做骗人的事情。」就这么到处乱说,也教更多的人对三宝起了一种嫌疑心。

  「彼于长夜」:这种人啊,他在这漫漫生死的长夜当中,「失大利乐」:失去了统统的利益和快乐,「堕诸恶趣」:于是就堕落到地狱、饿鬼、畜生,这三恶趣里边,在这里边「流转无限」:就这么流过来、转曩昔,永久没有制止的时候。

  佛告阿难。是诸有情。若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。真心受持。不生迷惑。堕恶趣者。无有是处。阿难。此是诸佛。甚深所行。难可信解。汝今能受。当知皆是如来威力。阿难。统统声闻独觉。及未登地诸菩萨等。皆悉不能如实信解。唯除一生所系菩萨。阿难。人身难得。于三宝中。信敬尊重。亦难可得。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。复难于是。阿难。彼药师琉璃光如来。无量菩萨行。无量善巧方便。无量广大愿。我若一劫。若一劫余。而广说者。劫可速尽。彼佛行愿。善巧方便。无有尽也。

  「佛告阿难」:佛又告诉阿难了,说「是诸有情」:前边所讲的这统统众生,「若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」:假如能够听闻到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「真心受持」:他能够至诚恳切、同心专心一意地来受持,「不生迷惑」:没有一点迷惑的心。「堕恶趣者」:如许的人还会堕落到三恶趣里边,那是「无有是处」:绝对没有这种事情的。「阿难」,「此是诸佛甚深所行,难可信解」:这是统统诸佛所行所作这种甚深的伶俐,这一样平常的人是很难以信赖,很难了解的。

  「汝今能受」:你今天能够如许来信赖接受,「当知皆是」:你要知道,这个不是你本身的力量,这都是「如来威力」:是佛用他的威神力,加被于你,才使令你产生这种绝对的信念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「阿难」,「统统声闻独觉」:不要说是统统凡夫众生了,就是这些有修有证,得到初果、二果、三果、四果的阿罗汉,或者是辟支佛,「及未登地诸菩萨等」:或者是这统统还没有进入初地的菩萨,「皆悉不能如实信解」:他们都还不能如许真实地信赖和了解。「唯除一生所系菩萨」:只有到达这个等觉的地位了,这种一生补处的菩萨,才能够起真实不变的信念。

  「阿难」:「人身难得」:要得到这小我的身体,是很难的。你得到这小我的身体了,可是「于三宝中,信敬尊重」:你要在佛、法、僧这三宝中,生起一种真正的信念,一种恭敬、尊重的心,「亦难可得」:也是很难的,要生这种心是不容易的;可是「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」:要听闻到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「复难于是」:这又比前边的更难了。

  「阿难」:佛又叫了一声,阿难啊!「彼药师琉璃光如来」:你要知道,这一位药师琉璃光如来,「无量菩萨行」:他在曩昔生中,修行无量无边的菩萨道,「无量善巧方便」:运用无量无边的善巧方便,「无量广大愿」:发无量无边的广大愿力。「我若一劫」:假设我用一劫的时间,「若一劫余」:或者用超过一劫那么长的时间,「而广说者」:来广泛地讲说它。那么「劫可速尽」:这么长的劫数可以很快地曩昔了,「彼佛行愿」:可是这药师琉璃光如来的行愿,「善巧方便」:和他的这个善巧方便,「无有尽也」:是没有完的时候,永久也说不完的。

  (补讲至此结束)

  尔时。众中有一菩萨摩诃萨。名曰救脱。即从座起。偏袒右肩。右膝着地。曲躬合掌。而白佛言。大德世尊。像法转时。有诸众生。为种种患之所困厄。长病羸瘦。不能饮食。喉唇干燥。见诸方暗。死相现前。怙恃亲属。同伙知识。啼泣围绕。然彼自身。卧在本处。见琰魔使。引其神识。至于琰魔法王之前。然诸有情。有俱生神。随其所作。若罪若福。皆具书之。尽持授与琰魔法王。尔时彼王。推问其人。计算所作。随其罪福。而处断之。时彼病人。亲属知识。若能为彼。归依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。请诸众僧。转读此经。然七层之灯。悬五色续命神幡。或有是处。彼识得还。如在梦中。明了自见。

  在前边这一段经文,是说的药师琉璃光如来他的行愿,和他的善巧方便,尽将来劫说也不容易说完的。「尔时」:就在这个时候,「众中有一菩萨摩诃萨」:在大众中有一位菩萨,这位菩萨是菩萨之中的大菩萨,「名曰救脱」:他的名字就叫救脱菩萨。「即从座起」:他就从他的座位站起来了。他「偏袒右肩」,那么「右膝」就「着地」,这个身心恭敬,「曲躬合掌」:合起他的掌来,同心专心皈命,「而白佛言」:对佛就说了,说,「大德世尊」:这位菩萨称佛也称大德世尊。

  「像法转时」:说未来这个世界,正法曩昔了,等到这个像法时代。正法时代,人是禅定结实,许多人证果,证阿罗汉果;等像法时代呢?就是寺庙结实,人造佛像、造庙,这就是像法时代,正法时代曩昔了。「有诸众生」:说有这统统的众生,「为种种患之所困厄」:他为种种的病患来困扰着他,令他不从容。「长病羸瘦」:时时都有病的,病得骨瘦如柴,像皮包骨似的。「不能饮食」:这时候是最苦的,吃也不能吃,喝也不能喝,连饮食都不能了。「喉唇干燥」:喉咙里头和这个嘴唇子都干燥得不得了。啊!原本是渴得不得了,可是连水也不能喝,水不能下咽。

  「见诸方暗」:在这时候,见着左右前后都没有光明,都特别很是阴郁可怕,就如许子。「死相现前」:常常感觉到本身快死了。「怙恃亲属」:这时候,有怙恃,或者六亲眷属,「同伙知识」:或者同伙、善知识,都「啼泣围绕」:大家都围着这小我来哭,痛哭流涕。「然彼自身」:可是这小我的自身,「卧在本处」:他就是躺在他睡觉那个地方,「见琰魔使」:他这时候就看见这个魔王的使者来了,「引其神识」:神识也就是神魂,也就是他那个魂魄,「至于琰魔法王之前」:到那个琰魔王的前边。

  「然诸有情」:可是这一些个有情,「有俱生神」:在这个时候,也有他熟悉的人他们的神识,也一路来了,也被琰魔王的这个使者给一路带来了。「随其所作」:他在这儿,在生的时候所行所作都现出来了。「若罪若福」:或者做的善事,或者做的恶事,都现出来了。「皆具书之」:都给他写得清清楚楚,有记录。「尽持授与琰魔法王」:把整个他这一生所做的,若罪若福,都给写得清清楚楚,交给这个琰魔王了。

  「尔时」,「彼王」:这个琰魔王,「推问其人」:就审判这小我了。「计算所作」:给他合计他所造的罪业,「随其罪福」:随他这个罪业的轻重,「而处断之」:就给下审判。

  「时彼病人」:在这时候,这个病人,「亲属知识」:他的六亲眷属,或者怙恃,要是能给他做功德,「若能为彼,归依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」:若能替他这个有病的人,来至诚恳切皈依药师琉璃光如来,「请诸众僧」:再能给他请一些个有道德、持戒律,而修行的出家僧人,「转读此经」:给他来念这部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。「然七层之灯」:那么给他点七层的灯,每一层是七盏,七七四十九盏灯。「悬五色续命神幡」:给挂上一个五色的、续命的神幡。「或有是处」:假设若有这个法会这种地方,「彼识得还」:他这个神识就会回来了。「如在梦中」:就好象在梦中,「明了自见」:他这小我就像做了一场梦,清清楚楚、明明了了的,他本身见到这种境界,也记得这种境界。

  或经七日。或二十一日。或三十五日。或四十九日。彼识还时。如从梦觉。皆自忆知。善不善业。所得果报。由自证见。业果报故。乃至命难。亦不造作诸恶之业。是故净信善须眉善女人等。皆应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。随力所能。恭敬供养。

  「或经七日」:这诵经,或者拜《药师忏》,或者拜七天,「或二十一日」:或者拜二十一天,三个礼拜,「或三十五日,或四十九日」:或者拜五个礼拜,或者七个礼拜,那么五七就三十五天,七七就四十九天。

  「彼识还时」:拜这个忏,或者念这部经,这就是盼望他的神识在阎罗王那儿回来。那么或者到四十九天才回来,或者三十五天,这都不是肯定的。这小我的神识,这个魂魄回来了,「如从梦觉」:就好象作梦醒了似的。「皆自忆知」:他所有的统统经过本身都知道,「善不善业」:所做的善业也记得,恶业也记得。「所得果报」:所应该受的这种果报,「由自证见」:由本身亲自证实看见,「业果报故」:他起惑造业就受报,那么他本身亲自看见本身这种的罪业。

  「乃至命难」:乃至于受这种罹命的灾祸,「亦不造作」:那么以后他大小的罪业都不造作了,「诸恶之业」:那么善业、恶业,什么业他都不造作了,不再去造恶业了。「是故净信善须眉、善女人等」:由于这个,所以这统统清净而有信念的善须眉驯良女人,「皆应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」:那么所有统统的众生,都应该受持这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就是念诵这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。「随力所能」:随你本身的力量所能办得到的,「恭敬供养」:你拿出至诚恳切的心,来恭敬药师琉璃光如来,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。

  尔时阿难问救脱菩萨曰。善须眉。应云何恭敬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。续命幡灯。复云何造。救脱菩萨言。大德。若有病人。欲脱病苦。当为其人。七日七夜。受持八分斋戒。应以饮食。及余资具。随力所办。供养苾刍僧。昼夜六时。礼拜行道。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。读诵此经四十九遍。燃四十九灯。造彼如来形像七躯。逐一像前。各置七灯。逐一灯量。大如车轮。乃至四十九日。光明不绝。造五色彩幡。长四十九榤手。应放杂类众生。至四十九。可得过度。危厄之难。不为诸横恶鬼所持。

  「尔时阿难问救脱菩萨曰」:这经文讲到这个地方,阿难还有点不晓畅,于是乎他就又来请问救脱菩萨说了,「善须眉」!「应云何恭敬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」:这要怎么样恭敬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呢?「续命幡灯」:什么叫续命灯啊?什么叫续命幡啊?什么又叫七层之灯啊?「复云何造」:这个灯是怎么样个点法呀?是怎么样摆法呀?那么这个续命的幡,怎么样造法,它才能续这个命呢?

  「救脱菩萨言」:这个救脱菩萨对阿难就说了,说「大德」呀!「若有病人」:在未来,娑婆世界若有病人,「欲脱病苦」:想要离开这统统的病苦,「当为其人」:那么就应该为这个有病的人,「七日七夜,受持八分斋戒」:给他在七日七夜的里边,都受持这个八关斋戒。

  「应以饮食」:应该用这个饮食,「及余资具」:和其余的资生之具。资生之具,就是生活必需品。「随力所办」:随你本身的力量能办得到的,「供养苾刍僧」:要供养这个僧人。

  「昼夜六时」:昼三时、夜三时,昼夜六时「礼拜行道」:礼拜药师琉璃光如来,念诵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,来拜《药师忏》等等的行道。「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」:那么以你至诚恳切的心,用你这个力量所能办到的这种供养,来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。

  「读诵此经」:念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一部本愿功德经,「四十九遍」:念四十九遍,「燃四十九灯」:点起来四十九盏灯,「造彼如来形像七躯」:造七尊这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形像。「逐一像前,各置七灯」:在每一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面前,供养七个灯。那么七尊像,每一尊像供七盏灯,就七七四十九盏灯。

  「逐一灯量」:这每一个灯量有多大呢?「大如车轮」:这个车轮,有大的车轮,有小的车轮,那么这都不是肯定的,总而言之,以诚心为主。「乃至四十九日」:如许子点四十九盏灯,点四十九日,「光明不绝」:在这四十九天,每一盏灯也不教它熄灭了,都是常常给它加油,那么令它永久都亮着。

  「造五色彩幡」:用五色的东西造一个幡。这个幡,「长四十九榤手」:大约就是这么四十九肘,就这么长。「应放杂类众生」:那个幡上有杂类的众生,什么众生都有,或者这十二属。在这幡上也画这个,也放这个众生,应放杂类众生。这个杂类,就是不限于一种的,「至四十九」:那么四十九个种类,或者可以多,不可以少,所以说「可得过度」:多了不要紧,不可以少。

  「危厄之难」:这幡上也有绣这十二类的众生,在这时候也放这种种的众生之难。这个危厄之难,「不为诸横恶鬼所持」:那么统统危厄等等的难,也不会被冤家、怨鬼。或者抓替死鬼这种种的恶鬼所持,被他们得便,被他们来支配。诸横就包括水淹死、火烧死、车撞死、飞机失事死,火车、巴士、轮船之类的横死。总而言之,这就是统统的横死都没有了。

  ※ ※ ※

  你们各位对这经文的道理,有没有什么嫌疑的地方?或者你们有没有什么新发现,你们小我的见解,对这个经文应该怎么样解法,对这种理论,有什么意见?可以提出来,我们大家共同研究。或者你们对哪一句经文,有什么嫌疑的地方,或者对它说的这种理论,有什么不明了的地方,都可以提出来我们讨论。

  在佛教里大家所学的道理,也不是你的道理,也不是我的道理,也不是佛的道理。那么是谁的道理呢?这个道理,是每一小我共同所应该遵守的这种逻辑学,这种伶俐的理论。不是像其他的宗教,就是那么强词夺理,或者拿不是当理讲,或者用这种愚民政策的技术,或者独裁的这种理论、专制的理论,只可以他那么说,不可你如许问。那么佛教不是如许子,佛教就是共统一种伶俐的体现,所以合乎伶俐的就是真理;不合乎伶俐的,那就是不可以通畅的一种理论。所以我们所研究的道理,不是那么专制独裁,或者愚民政策这种的理论。由于这个,所以我们大家都有谈话权,都要用你的伶俐来衡量这种理论,究竟哪个是对,哪个是舛错。我们要有择法眼,要本身做得主,不要就人云亦云,或者本身不允许发挥本身这种固有的伶俐,这是一种错误!我们应该把每一小我那个伶俐的矿把它打开,把真正伶俐的这种力量拿出来。

  经经都是一样的,佛佛也是一样的伶俐,无论哪一部经所说的,都是同样的道理。这一部经所说的,是为着这个有病的人,来念这部经他就会好;至于念经,那个死的人得到功德,其实呀!死的那小我得到功德只是一少部分,那么生人得到的功德是多和大。这个死的人他怎么会得到功德呢?由于这部经典是佛所说的,这个力量是不可思议的。究竟它有多大的力量?我们人是没有法子用科学来研究出这一些个力量。

  至于说是在世的人,他也没有死,那么念这部经,有什么功德呢?对于活的人有什么好处呢?很有好处。由于你一念这部经啊,内心就开朗了,就把执着破了。把执着这一破,这就是有无量的功德。我们人,无论活人、死人,所以起惑、造业、受果报,都是由于有一个执着在那儿,才能造罪。你若把执着一破了,这统统的罪,也都消了。所以这个经,佛所说的法,就是破人统统的执着。这个执着,只是差那么一点点,你一执着上来了,那就不容易得到解脱。你把这执着一破了,那就是无量功德;得到解脱了,那就是无量功德了。

  你要教亲戚同伙皈依药师琉璃光如来,你本身不能给他们皈依,由于你也不是一个出家人。想要学佛,先要学佛法、皈依法;想要学佛法,就先要皈依僧。那么这部经典说得明晓畅白——说的你要请僧人来给证实,来给做佛事。这个做佛事,就包括你要诚心皈依药师琉璃光如来。你不能认为这是一个很寻常的事情,好象吃饭,那么装一碗饭,就把它吃了。吃饱了,肚子不饿了;冷了,穿上一点衣服就不冷了。这都可以随随便便、随时随地,你乐意增也可以,减也可以。唯独你要学佛法,先要尊重法。法赖僧传,佛入涅槃时把这个佛法留到世界,留到世界是交给谁呢?交给僧人。所以你要皈依药师琉璃光如来,也要先谨慎其事的,或者请出家人来给做这个仪式才可以的。那么要用至诚恳切心,不能因陋就简、随随便便,这不是说我本身可以打个皈依,不是这么容易的。由于你若是入黉舍,先要经过教员来教你,然后才能得到证书。你若没有教员,你在家里读书,你想在黉舍去拿个证书去,那拿不到的。

  弟子:刚才经文提到「应放杂类众生,至四十九种」,请问这四十九种是不是指人吃的那些众生?

  上人:哪一类的众生不是人吃的?猫没人吃?如今人啊,许多人要吃猫肉。老鼠没人吃?也有许多人要吃老鼠。你说这个蚂蚁没人吃?如今这个成罐头罐头的蚂蚁给人吃,你说哪一类的众生,不是人吃的众生?说说看。

  弟子:这小我他已经都失去了知觉,然后他到阎罗王前面,可是这个经典的功德可以把他的神魂带回来,我看了这个很喜悦。由于在许多宗教,譬如上帝教、基督教,他们也会记录这些事情,说有些人死了,可是又回来,然后这小我对于夙昔什么事都记得很清楚。这些他们没有法子可以诠释,他们只说一就是神迹,一就是神帮助。并且他们说,人假如不信那个主,就必定会堕地狱;假如人信,就是做坏事也可以上天国;你不信,那么做好事也要堕地狱。所以许多人很迷,根本那个逻辑学都不通的!但是如今看了佛经,其实就把这个和盘托出,也特别很是特别很是合乎逻辑学,一点都不是愚弄众生,或者瞎我们的耳目,所以我看了很喜悦。

  上人:这个见解是很精确的。佛教里头,无论你有什么嫌疑和题目可以都尽量来问,绝对不是一个独裁的;答复不出来你这个题目,就说:「这是上帝的意思,或者佛的意思,你不可以问的。」没有这个道理。那么佛,他也是允许人问的。你若不晓畅,你想要晓畅,这是一个最好的见解,不可以糊涂一辈子。你们无论哪一位学佛,要一天比一天聪明,要一天比一天懂道理,不要迷信。你若是迷信,尽那么迷迷糊糊的,人家说什么,你就信什么,不是那样子。我们要有择法眼,我们要本身拿出真正伶俐,来分析这个法的是法、非法,才没有白学佛。学佛是要愈学愈晓畅,不是愈学愈糊涂,要熟悉真理,这就是开开伶俐矿。

  复次阿难。若剎帝利灌顶王等。灾祸起时。所谓人众疾疫难。他国侵逼难。自界叛逆难。星宿变怪难。日月薄蚀难。非时风雨难。过时不雨难。彼剎帝利灌顶王等。尔时应于统统有情。起慈悲心。赦诸系闭。依前所说供养之法。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。由此善根。及彼如来本愿力故。令其国界。即得安隐。风雨顺时。谷稼成熟。统统有情。无病欢乐。于其国中。无有暴恶。药叉等神。恼有情者。统统恶相。皆即隐没。

  这《药师经》的功德是不可思议的,你能念这部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,统统的灾祸都能阔别,统统的恶鬼他也无所施其计。所以它又说「复次阿难」:我再一次告诉你,阿难。「若剎帝利灌顶王等」:剎帝利,在印度是尊贵的姓,就是一种贵族的种族,叫剎帝利、婆罗门。那么剎帝利里边有灌顶王,这灌顶王就是太子。太子受这个灌顶位,然后就可以做皇帝。在中国叫储君,在佛教里叫灌顶王。

  「灾祸起时」:在这国家或者遇着种种的灾祸,想不到的这种灾祸。或者起了蝗虫了,这是蝗虫难;或者起了旱灾了,这是旱灾祸;或者受水淹了,这是水灾祸;或者有这个风灾祸。这种种的难生出的时候,那么其中就说出几种,就「所谓人众疾疫难」:在人间所有的瘟疫流行,或者火难、传染病,得到这种病,很快就死了,这叫疾疫难。

  又有「他国侵逼难」:或者碰到邻国,或者其他的国家,来到这儿侵略,来逼恼这个国王,也做不成皇帝了,这是侵逼难。「自界叛逆难」:或者本身国家就生出来这种创革命的份子,或者背叛国王,做违逆的事情来叛国。这个是叛国、叛逆的难。

  「星宿变怪难」:这个星星原本是应该有肯定的长度,有肯定的位子。那么有的时候,这个通俗的星星就变得很大,或者变得很分外的一个样子。或者这个星星,哦!你看见它里头就冒火,或者这个星星就碎了,或者这个流星满天那么跑。这个星星都奇新鲜怪的,类似这个扫把星,就是那彗星,彗星要接触到地球了,这都是星宿的变怪难。星宿变怪难,就主于这个世界上刀、兵、水、火、瘟疫流行,种种的灾祸就都生出来了。

  「日月薄蚀难」:或者无缘无故这个太阳就没有了,太阳蚀了;或者这个太阴又蚀了,日月薄蚀。原本是太阳,可是它一点光彩也没有了;原本玉轮是应该清凉的,可那个月光出来像火那么热。那个太阳应该是热的,它冷了;那个太阴应该是冷的,它热了,这就是日月薄蚀难。有这种种的变怪,这是不平凡的事情。

  「非时风雨难」:不应该下雨的时候嘛,它又要下雨了;不应该刮风的时候嘛,它就又刮风了。下雨下得很大的雨,刮风也刮得很大的风,刮这个飓风,吹得房倒屋塌,这都叫风雨非时难,不合乎时候,不按着这个季候,来有合法的风雨。「过时不雨难」:或者大旱,或者大涝。过时不雨就是常常有旱灾。

  「彼剎帝利灌顶王等」:这个剎帝利灌顶王等,「尔时应于统统有情」:在有这种灾异转变的时候,这个国家的储君,这个灌顶王,他就应该生大后悔了,应该像那个商汤王似的,他说,「曰:予小子履」,说我这一个小子叫履,「敢用玄牡」,我敢用这个黑色的牛,「敢昭告于皇皇后帝」,我祭天。祭天怎么说呢?他说:「朕躬有罪,无以万方」,说我若一小我有罪嘛,不要加到我老百姓身上。「万方有罪,罪在朕躬」,说是假如老百姓,我这些个子民,他们有什么罪过,他们造了什么罪业,这不算他们的,算我本身的。为什么呢?由于我没有教化晓畅他们,这个罪过在我本身。他能如许子承认本身的过错,来昭告寰宇,就要如许子!

  所以这灌顶王等,尔时应于统统有情,「起慈悲心」:为什么有这些个灾变呢?大约我是没有慈悲心,所以才引起这么多的灾难。要怎么样呢?要发大慈悲心。发大慈悲心,就「赦诸系闭」:赦,就赦免了他们;诸,就是所有的罪犯;系闭,就是那些个囚犯,或者应该死的囚犯,或者不应该死的囚犯,这些有罪的囚犯。「依前所说供养之法」:你依照这经典前边所说的那个供养的技术,「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」:要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。

  「由此善根」:就由于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一种的善根,「及彼如来本愿力故」:和药师琉璃光如来他曩昔在因地所发的那个大愿,由这种种的关系,「令其国界」:就能使令这国界,「即得安隐」:就得到平安无事了。「风雨顺时」:风雨在这个时候,也是按着应该下雨的时候就下雨;应该刮风的时候就刮风,所谓「五日一风,十日一雨;风不鸣条,雨不破块。」风不鸣条,刮风不会把那柳树的柳便条刮得吱吱那么叫,不会令那个树就发出一种哭的声音来,这叫风不鸣条。雨不破块,下的那种细雨,所谓「天街细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,最是一年春益处,绝胜烟柳满皇都。」这个天街细雨润如酥,就像下油似的,那么万物得到这种的雨,都有一股生机,都欣欣向荣,欢欢喜喜地那么向上长,都由于这种雨。这个雨不破块,不破块就是那个土一块一块的,下雨它不会把那个土块给冲破了,这叫雨不破块。这不是那种粗风暴雨,刮得房倒屋塌,把树木也都给刮倒了,把人也都给砸坏了。不是那样子,不是迅雷风烈。

  那么风雨顺时,「谷稼成熟」:所有种的五谷都丰登,五谷丰收。「统统有情,无病欢乐」:这所有的统统众生,统统的人类和统统的众生,都没有疾病,常常快乐的。「于其国中,无有暴恶」:在这个国家里头,没有统统暴力的举动,没有杀人、放火、强抢,没有如许的。有如许的情形,这都是我们不幸生在这一个暴恶的时代,你看,每天小心翼翼,很怕的。

  「药叉等神」:这个药叉是一种恶神——速疾鬼。「恼有情者」:没有这种凶神恶煞,这种牛鬼蛇神来扰乱这个有情。「统统恶相」:所有的这种不祥瑞的相,这种怪异的情形,「皆即隐没」:这都没有了,无形中就都没有了。

  而剎帝利灌顶王等。寿命色力。无病从容。皆得增益。阿难。若帝后妃主。储君王子。大臣辅相。中宫彩女。百官黎庶。为病所苦。及余厄难。亦应造立五色神幡。然灯续明。放诸生命。散杂色花。烧众名香。病得除愈。众难解脱。尔时阿难问救脱菩萨言。善须眉。云何已尽之命而可增益。救脱菩萨言。大德。汝岂不闻如来说有九横死耶。是故劝造续命幡灯。修诸福德。以修福故。尽其寿命。不经苦患。

  「而」:那么统统灾祸都隐没了,没有了,这个「剎帝利」:这贵族,「灌顶王等」,「寿命色力」:他们的寿命也增加,色力也健康。「无病从容」:统统的病痛也都好了,都得到从容了。「皆得增益」:寿命也增加,身体也健康。

  「阿难」!「若帝后」:或者皇帝的皇后,「妃主」:或者妃嫔、这个贵人之类的;「储君王子」:或者这个太子,或者统统的诸王;「大臣辅相」:这个国家的宰相、大臣;「中宫彩女」,「百官黎庶」:或者文武百官,统统的老百姓。「为病所苦」:他们都由于有一种病,令他们很痛楚的。「及余厄难」:和其他的种种厄难,「亦应造立五色神幡」:也应该造这么一个五色的神幡,「然灯续明」:点着这七七四十九盏灯,用如来七躯来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,「放诸生命」:把所有众生的生命,要临死的这众生的生命,都给他们摊开,解放他们。

  「散杂色花」:再用种种的花来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,再「烧众名香」:烧沉水香、沉香、檀香、牛头旃檀香,烧这种种名贵的香。「病得除愈」:这个病就会好起来了,「众难解脱」:统统病苦的灾祸都会好了。

  第四讲完

 

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:
  赞助、流通、见闻、随喜者,及皆悉回向尽法界、虚空界一切众生,依佛菩萨威德力、弘法功德力,普愿消除一切罪障,福慧具足,常得安乐,无诸病苦。欲行恶法,皆悉不成。所修善业,皆速成就。关闭一切诸恶趣门,开示人天涅槃正路。家门清吉,身心安康,先亡祖妣,历劫怨亲,俱蒙佛慈,获本妙心。兵戈永息,礼让兴行,人民安乐,天下太平。四恩总报,三有齐资,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,生生世世永离恶道,离一切苦得究竟乐,得遇佛菩萨、正法、清净善知识,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,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。

(作者:佚名编辑:真实不虚)
  • 藏南桃花源记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宣化上人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浅释四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佛学最新文章
佛学推荐文章
佛学热门文章
 
QQ在线咨询
售前热线
0536-5269877
站长电话
15653679877